首页 > 教师信息 > 正文

二胡艺术从哪里来,再到哪里去?
2016-09-12 18:26:08   来源:   评论:0 点击:

传统与现代之间的矛盾关系

二胡艺术100年来的发展,已经从街头巷尾的叽叽嘎嘎走到了国际大舞台。从制作,作曲,演奏都实现了华丽的转身,是几代人不懈努力,奋斗的结果。8月有幸去参观蒋国粹老师的二胡珍藏馆,由赵寒阳老师操刀,演绎了100风雨中过来的一把把老琴的叙说,刘天华病中吟】的哀叹,阿炳血【二泉映月】的悲腔,心中感慨万千。如泣如诉的琴声,我们的二胡就从这里走来。无不反应时代艰难的步履。从而对二胡有了更加全面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如今的二胡已经走出了昔日悲悯寒碜的穷境,早已奏响世界音乐华丽的乐章,如邓建栋,许可,朱芸编,果敢,贾鹏芳,等二胡演奏家,蜚声国际乐坛。从单一的悲情苦调中挣脱,出现了不同流派,反应不同精神风貌的繁荣景象。有歌颂黄土地的秦派之风,也有吟唱江南风格的风雅之韵。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生活视角出现了,长城,洪湖,兰花花,红梅,三门峡,战马,心香,二胡套曲如梦来,一狂等经典的高大上的曲目,还有大量的移殖作品的涌现,觉得再不过瘾就直接整,萨拉萨蒂的流浪,整柴可夫斯基。二胡像注入了亢奋的鸡血一般,活碰乱跳,彰显其无穷的生命活力。然而这不能不让二胡人,去思考一个问题,二胡下一步要往哪里去?!
       其实是个老话题,我用‘哪里去?’只是换种角度更直白的去思考二胡艺术的本质,方向问题。我们不得不冷静的思考这个问题,马跑着,是正常的,马飞奔也是正常的,马只飞不奔,甚至于有点疯狂就不得不小心,不得不担心。任何时代的艺术,都是反应了时代的精神风貌,反应了人们生活的心声。刘天华写的是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阿炳,孙文明是反应了民众血淋淋的生活。不论什么,艺术都离不开对人的心灵的反应。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审美意识的不断强化和提高,二胡不再是简单的喜怒哀乐的反应,是人们更深层次的内心世界多元的审美需要。很典型的是作曲家刘文金先生的二胡套曲,作曲家赵季平的心香,等对人抽象的精神世界的反应,空间宏大,想象万千,很难去界定它具体的是写的二妹,还是三娃。更宽泛的去表现了人们现代的精神世界,从而引起无限的遐思和共鸣,达到净化人们心灵的作用,这就是艺术的本质。作曲家不论你怎么写,二胡不论你怎么拉,它一定是从简单向人的精神世界的扩展,离不开人,离不开大众客观的审美需求。也许这就是二胡要说的今生和将来。
       8月上海的二胡研修班上,沈阳音乐学院教授赵夺良讲了一次课。他用二胡拉了一段,就问学员,这是什么?是反应哪里的音乐?学员异口同声的回答,是二人转,再拉,再回答,从二人转到黄梅戏,再到秦腔,再到江南丝竹,二胡将地域风格的作品表达得清清楚楚。然后赵老师说,看来二胡是会表达,会说话的乐器。这正明了二胡这样的乐器,它生在黄土地,长在大中国,是能准确的表达民族地域和精神风貌的的器物,你喊洋人来听,他一定会是一头雾水。你要二胡唱才可夫斯基,唱咏叹调,唯恐笑掉大牙。因而母语说话就是我们二胡的根本。国人和洋人的娃,一看就明白,看不明白一定是父母出了问题。二胡用母语说话才算正宗,才把家里的事儿说得清楚,说得明白。
        任何传统文化,和现代文明都是在相互碰撞中继承和发展的,人从穿树叶到穿西装的缓慢过程,就是进步。因为树叶和赤条条比是进步,树叶和麻布比就落后,麻布和棉布比,棉布就更舒服暖和,这是从使用的价值上有了进步。到了近现代社会,穿已满足了取暖,遮羞的需要,衣服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具有了审美价值,不但能保暖,还能包装我们的肉体让它显得更美,从这个意义上讲,保暖的功能不在重要,美感是我们的第一需要,出现了时装,没有人再想起树叶,再裹一身烂棉花,穿长衫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西装之后再怎么发展,谁也难说清楚。发展是硬道理,人类文明的成果 就是不断探究的结果。那么传统的艺术和现代的艺术的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呢?就是爷爷--父亲--儿子的关系。只要我们客观的用联系的,发展观点看待这样的问题就没有太大争论的必要,如果一个人吃三个馒头才能吃饱,不能说先吃下去的两个白吃了没用,是第三个馒头把你吃饱的吧。如果我们把传统和现代加以对立,甚至否定就是更大的错。你说传统好,他说现代的更时髦,杀声四起,彼此淘汰,你说有传统经典的二泉,就不能拉一狂,你有了一狂就不能拉土气的秦腔,都失偏颇。其实二者之间不是矛盾的关系,是相互依存,相互联系的。传统的东西有精髓也有糟粕,需要‘扬弃’,具有的哲学意义就是即保留又克服。很早前我看过一篇关于老外对川剧的评论,他说川剧的唱腔近似母猫发情的喊叫,音乐便是破铜烂铁的敲打。这样的评价尽管有些粗暴和武断,指出了传统的不足。随时代的变化,几十年来,川剧音乐,唱腔都有了很大的改变,加进了现代元素。重庆的川剧也在京城一炮打响,沈铁梅获得殊荣。便成功出访海外演出,赢得了广泛的赞誉。二胡技术的突破也一样,如一味拉凄凄惨惨的苦调未免单调。著名二胡演奏家陈耀星,经过三年的努力创作出【战马奔腾】这样的时代作品,在演奏技法上大胆的突破,连顿弓,大击弓,双弦等技术的创新,使得马儿一下跃起,成为经典之作,大大的丰富了二胡的表现力。王建民的一狂初始,更是把二胡技术推向了高峰,大量的快速运弓,音区的突破,新的敲击声音的出现,都是对二胡发展起到十分重大的推进作用,给人们的音乐审美带来了全新的感受。
      二胡的发展是必然的,知识结构的变化,认知的进步,艺术的出新是一种趋势。那么是不是一味的追求新就是好的呢?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也出现了很多文化快餐的现象,很多东西,今天时髦,明天就过时,以前小裤脚时髦,后来大裤脚时髦,再后来大的小的,长的短的裤脚全上。一段时间邓丽君,一段时间流行乐,反反复复,用现在的话说,社会变得来浮躁了,不安分了。因此说有的新和突破同样是很糟糕,要命的事。有人想把笛子多加几个空,有人想把二胡多加两根弦,等等这些是有的。二胡创造了新的声音,好不好,该是好,如果新的声音是噪音,让人难受,就不好。新的是要通过时间,历史去验证才是正确的,有生命力的。我们用了几千年的饭碗,突然有人说干脆直接从锅里抓,还省事,是不是发明,是不是创新,当然是,但是否行得通,人们是不是接受就是个问题,如果你要坚持说,就这样,当然是你自己的事。如果有人说二胡拉了一百年了,厌烦了,我们再多搞几根弦,是不是创新?也是,但我觉得是搞怪的成分居多。所以我们的创新要符合事物自身的规律,符合大众审美的需要,我估计小提琴再拉一百年都不会变,很多事,我们超出了一定的度就有质变,就不是事物本身了。好了是发展,不好就是毁灭。前一阵看了个视频,对我启发很大。说的是美发,很多人努力的学习美发技术,并创造出各种各样的发型,参加各种各样的发型比赛,看谁做的新,做得奇,做得时髦,做得出格,让人一眼就看出不同凡响。搞了一阵,学做发型的在大街上看见满街是光头,才发现最时髦的发型居然是‘光头’,不是要气死些活人吗?
       祖国的文化博大精深,天行有常,遵循事物的客观规律,顺其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中国的书画艺术,由来已久,保持了几千年的风格体例,其魅力在世界文化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中国的古琴几千年任然不衰,其音,其韵独一无二。照中央音乐学院李详霆教授的话说,古琴艺术不需要普及,也不需要抢救性的保护,也更不需要加入过多的现代元素,几千年过去了,它的存在就证明了它的生命力。这就是自信,文化的自信,没有自信不行。时髦的也许是兴奋的,但并不是最好的,小菜长快了不敢吃,人长快了,很可怕。只有人凭千年风雨,遵循生命的规律仍保持着它特有的风格魅力才是最好的宝贵财富。日本作曲家,基本写日本风格的作品,并大力倡导用日本乐器演奏,只要有点音乐常识的人一听就知道是日本音乐,这样的传承意义重大。昨天和旅法二胡演奏家果敢的聊天中,他说他拉过一狂,但随后没让他狂起来,他说他要演奏中国的传统曲目,并将其传播到世界各地。西方音乐,其实就是西方的民族音乐。他的话也许让我们多少有些警醒,我们却把别人的音乐融入进自己的音乐中,冒充高大上,看来真是有点傻逼。最终成为绝唱,曲高和寡的尴尬场面。
      作为中国的本土乐器的二胡,有它自身的特性,也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也许不完美,我们也可以说这样的不完美,便是一种特有的完美,因为它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情趣。老少都喜欢,你不信我们就这样叽叽嘎嘎的拉一千年,仍然有人与其终身为伴。如失去了自我,变得莫名奇妙,便是我们需要值得思考和警惕的。人民大众始终是我们最好的老师,最终的评论家。著名二胡演奏家,教育家赵寒阳老师说得好,作曲家,演奏家,观众构成了乐曲的三度创作。三度创作的主体打个喷嚏,也许会要了我们的命。尽管各种大赛,各大院团把现代作品,把技术作为打门锤,敲门砖,起着风向标的作用,或明或暗的引领二胡的发展方向,但我以为是令人担忧的。一方面我们呼吁传统经典的重要,一方面让很现代的元素的,甚至是西方元首的作品演奏大行其道。
      我们一定摆脱二胡艺术发展的魔咒和误区,在我看来,不必争论,无论传统还是现代作品,还是你忠诚的一辈拉柴可夫斯基,都没有异议。音乐艺术的多元化也是丰富音乐语言的需要,光听母猫发情的叫喊,也受不了,光拉缠绵的爱的私语,我也遭不住。我也主张麻辣酸甜给我一起上。你有精力,你有时间,你有条件,随便狂,在探索的路上越走越远越好,艺术也需要牺牲精神。你走不动就在汉宫里慢悠悠的品味也无妨,但绝对不要说你高明,他笨倔。更不可以拉了萨拉萨蒂你就变成了洋人,比人高超,那是不可以的,你永远是中国人,你变不了洋人。不久前,听了著名二胡演奏家,西安音乐学院教授金伟和著名二胡演奏邓建栋的【南腔北调】胡友一片叫好,堪称经典。这样的艺术你说不好吗?这样的曲目不新吗?我想这样的曲目稍微有点基本功的人都能拉,够普通,但我敢说它可以走遍天下,它更可以走进金色大厅,没人敢说它不好。我们就是要用民族响亮的声音呼唤世界,这才是我们的主流。如不这样,你还要怎么样?你不可能还期盼用一把二胡也把敌机打下来,它没那么强大。因此说,任何艺术形式,任何作品,任何演奏方式不在乎你大小,也不在乎你拉的技术的难易,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你演绎到位,符合了审美规律,都是会赢得掌声的。一个断腿的人,只穿了一只裤腿,你觉得那是时装,你好腿好脚的非要整一套穿,那是你胆大的个性追求,但不是普遍的愿望。用著名演奏家王国潼先生的话说,艺术是百花齐放的,各有所长,谁也无法代替,只能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各自展现自己的艺术风格,满足不同的审美需求。只有这样,二胡的路会越走越宽,继承和发扬民族音乐的精髓,不断完善,丰富我们的艺术形式,让世界听到这独一无二的中国声音,才是二胡的王道。

相关热词搜索:哪里来 二胡 艺术

上一篇:中、老年人初学二胡应避免两大误区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