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娅妮:呈现二胡之魅与音乐之美
2013-02-18 03:32: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12年12月21日晚19:30,当夕阳沉下最后一抹绚烂光晕时,青年二胡演奏家康娅妮“二胡硕士独奏音乐会”在古朴、典雅的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奏响了悠扬、温婉的胡琴乐韵。此次音乐会是康娅妮第一次举办个人专场独奏音乐会,同时也是她硕士毕业音乐会之一,可谓是其自六岁学琴至今近二十年二胡艺术学习的积累与沉
 2012年12月21日晚19:30,当夕阳沉下最后一抹绚烂光晕时,青年二胡演奏家康娅妮“二胡硕士独奏音乐会”在古朴、典雅的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奏响了悠扬、温婉的胡琴乐韵。此次音乐会是康娅妮第一次举办个人专场独奏音乐会,同时也是她硕士毕业音乐会之一,可谓是其自六岁学琴至今近二十年二胡艺术学习的积累与沉淀、汇报与展示。为此,康娅妮在音乐会的曲目设计上煞费苦心,选择了《流浪者之歌》、《山村小景》、《雪山魂塑》、《寒春风雪》、《第三二胡狂想曲》五首经典二胡独奏、协奏作品。音乐会上,她全方位地展示了自己的二胡演奏技艺,其扎实的功底、细腻的情感与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赢得了现场众多业内人士及听众们认可与赞誉,令大家见证了她近二十年二胡艺术之路的成长!
  情技相融 方成正果
  二十世纪初期,随着中国现代民族音乐一代宗师刘天华先生将二胡推向独奏舞台,并带入高等音乐院校使其走向专业化道路以来,二胡艺术的发展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再加之东西方文化的逐渐频繁交流,西方音乐及其它音乐元素的不断融入,使得二胡音乐作品不断地发展与创新,且其创作也突破了单一的传统地方风格的局限,大量优秀的二胡新作品涌现而出。这些二胡新作品与传统作品相比较,不仅在创作技法、演奏形式、情感内容取得了开拓与创新,更将二胡演奏技艺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使得二胡音乐的发展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回顾康娅妮的艺术经历,记者发现她曾经兼职于中央民族乐团喜洋洋民族室内乐团,并多次跟随喜洋洋民族室内乐团远赴国内、外巡演及举办专场音乐会,喜洋洋民族室内乐团编排了许多优秀曲目,既有听众耳熟能详的《喜洋洋》、《春江花月夜》等传统民乐作品,也有许多现代新民乐作品、移植改编作品。
  当记者与康娅妮谈及结合她自身演出实践经验、演出实际效果,演奏传统经典作品与演奏现代新民乐作品、移植改编作品哪一种更为容易受广大听众认可与反响热烈时,康娅妮思索一番后告诉记者,“我觉得广大听众所能够认可与反响热烈作品其重点并不在于传统经典与现代创作移植的划分,而在于作品本身的音乐性与情感性。我跟随喜洋洋民族室内乐团去过许多的地方与场合演出,也演奏了很多不同风格、不同类型的作品,在我看来,无论是传统经典古曲,或是传统中融入流行元素的新民乐作品,或是改编日本作曲家久石让先生创作的现代作品,无论是独奏、合奏,亦或是室内乐演奏形式,所到之处都是反响热烈、好评如潮。所以我觉得听众与音乐爱好者所关注的重点不在于演奏者的技术有多么的高超,演奏的曲目有多么的难,他们喜欢的就是音乐与好听,喜欢富含情感的音乐,喜欢演奏者可以将内心的情感流露出来与他们来沟通。”
  那么对于康娅妮自己来说,她是否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有所偏重、有所喜好,她又是如何来看待传统作品与现代作品之间的关系?“对于一名民族器乐演奏者来讲,传统与现代都是需要掌控的,都是必不可少的,而不能单独偏向于某一个。在我看来,传统作品与现代作品之间的关系就是二胡演奏中音与情的体现,现代作品演奏的前提是成熟的演奏技术,多偏于技术技能的展示。传统作品则体现的是情感意境的把握与升华,更加注重演奏技巧与心境,对演奏手法、气息运用、表现分寸及情感流露的把握要求很高。但不论是传统乐曲还是现代乐章,都是以音乐为基础,通过音乐的语言向听者传递内心的情感,因此只有将音与情,即手中之音与心中之情融合在一起,才更好地打动听众,与他们进行音乐上与情感上的交流,这才称得上优秀的、合格的演奏者。”
  天赐良师 精进不休
  在交谈中,记者与康娅妮一起重温了她往昔的成长之路。康娅妮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家庭,她的父母并非从事乐器演奏或是与音乐相关的职业,亲戚朋友也都与音乐“绝缘”,看似她的人生应该与音乐并无交集,或许是天意,或许是缘份,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的家庭认识了著名二胡演奏家陈耀星一家,也由此开始了她与二胡之间的“情感纠葛”。“那时候,陈耀星老师与他的儿子陈军都已经是非常有名的二胡演奏家,在陈耀星老师家中我第一次接触到了二胡,对这件乐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后我时常跑到他的家中听他拉琴。其实,最一开始我的父母都没有打算让我学习二胡这件乐器,而是我自己特别喜欢,一直跟着陈耀星老师,希望他能够教我。还记得我自己有一把类似于京二胡样子的玩具乐器,每次在陈老师家中听完他拉琴回来,我就自己在家中用我的玩具模仿拉着玩,就这样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我的父母看到我特别喜欢,才和陈耀星老师沟通是否能教我二胡,当时陈老师并没有立刻同意收我,他担心我因为年龄太小而只是一时的兴趣。有一天,陈老师想考验考验我,他让我拿着自己的小玩具琴去他家里,将我一个人放到屋子里自己拉,我也不会就瞎拉,不论是否难听,是否成调儿,但我自己拉的特别高兴,结果一拉就是一上午,最后还是陈老师他们的耳朵快受不了了,才放我出来。陈老师他看到我是真的喜欢二胡又能坐得住,这才正式决定教导我学习二胡演奏。”
  说起儿时习琴的经历,康娅妮的话语中洋溢着对二胡的喜爱之情及对启蒙恩师陈耀星老师的感恩之情。在她看来,是陈耀星老师手牵手将她带入了二胡艺术的大门,为她奠定扎实基础的同时,也为她提供了前进的动力与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康娅妮告诉记者,“我认为陈耀星老师可称得上是一位德艺双馨的教育家、名师,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从专业方面来说,陈老师的教导可以说是让我赢在了起跑点上,他对我在二胡演奏基础方面的要求是非常严格 且严谨的,让我在学习过程中避免误入很多弯路。他总是告诉我,只要将基础打好,以后的路才会越走越顺;但如果基石没有打稳,那么你的演奏就会大打折扣。而随着学习进度的加深,在涉及到对乐器情感的理解时,他的教学方式又变得非常开放,让我自己去思考、去理解,而不是告诉我某一首乐曲要表现什么,该如何表现。这样的教育方式为我二胡演奏水平的提升带来了极大的帮助。此外从艺德上来讲,不论是我习琴前的考验、习琴时的一个月试学期,或是习琴时对我琴艺与做人、生活上的教导,甚至是体谅我家庭条件无偿教授我,这些无一不体现陈耀星老师认真负责的艺术态度与艺术品德,他对待我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因为我的父母不懂音乐,他常常将我留在家中看着我练琴,教授我琴艺的同时,也教育我做人与生活的道理,可以说陈耀星老师对我的成长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他的琴德、艺德也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为琴所感 情胜亲己
  回顾了康娅妮一路走来学习二胡的经历,她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是一种热爱、一种执着,在她的心中,随着时间慢慢地积累,二胡从她的玩伴,变成了她不离不弃的知己,直至今天二胡成为了她最亲密的家人,因为二胡已经不可能离开她的生活。“对于童年的我而言,二胡就像是我的小玩伴,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与它一起玩耍。而随着年龄的成长,二胡成为了我心情的寄托,就像是我的知己一样,我愿意与它分享我的心情,在通过它向别人表达出我内心的情感。直至今天,二胡一路陪伴着我经历了欢乐与泪水,鲜花与失意,我与二胡之间已经无法用感情深厚这样的言语来形容,我想只有家人这个词语才能最为恰当贴切的来描述我与它之间的情感。”
  着眼自己未来音乐艺术道路的发展,康娅妮告诉记者,“虽然研究生的学业已经接近尾声,但我仍处于学习的阶段,因此并未给自己设立更为远大的目标。对我而言,当下更为重要的就是我的第二场个人音乐会,我希望自己能够在这段时间内全身心投入到音乐之中,积淀技术与底蕴的同时,继续深入发掘自己,以便在音乐会中能够充分地呈现给大家更多、更新的创意。至于未来的发展,我肯定不会离开我的二胡,能够与它结伴,不管做什么,都是我向往的生活,无论什么工作,都是我期盼的,令我开心的。因为只要与二胡一起,我就随时做好了思想准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多功能二胡专用拾音器
下一篇:马晓辉再赴海外慰侨 用二胡传递真善美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