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胡教学 > 正文

“二胡艺术讲座”之第二讲 二胡的型制与音色的关系
2007-07-13 02:12: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第二讲 二胡的型制与音色的关系〔要点〕琴筒、琴弦、千斤、弓子 在学习二胡前,大家对二胡的独特魅力想必都有切身的体会,可以说,正是因为二胡有着异乎寻常的魅力我们才产生了学习的欲望的。那么二胡到底魅力在哪里呢?当然是她柔和、抒情的音色了。过去,二胡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其阴柔、略带鼻音

第二讲 二胡的型制与音色的关系

〔要点〕琴筒、琴弦、千斤、弓子

 

在学习二胡前,大家对二胡的独特魅力想必都有切身的体会,可以说,正是因为二胡有着异乎寻常的魅力我们才产生了学习的欲望的。那么二胡到底魅力在哪里呢?当然是她柔和、抒情的音色了。过去,二胡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其阴柔、略带鼻音的音色非常适合中国人抒发哀怨、悲凉的情绪。我过去有个美国学生植子仲(Chek Chung),他在即将离开中国的时候交给我一篇文章,将二胡的型制、历史发展作了一个概要性的回顾,其中有一段话非常好:

 According to my Erhu teacher Wang Xiaolong(王小龙),the reason why erhu can be regarded as the best traditonal Chinese instrument to represent Chinese culture is because of erhu’s distinctively sorrowful sound.根据我的二胡老师王小龙的观点,二胡被看成中国最为典型的传统乐器的原因是因为其特别悲伤的音色。The feelings of grief and sadness delieved by erhu is a fitting portrayal of the painful and tumultuous chapter of Chinese modern history beginning ant late 19th century when China was subjected under imperialism.二胡所携带的悲伤、哀怨的情感很适合描写中国从十九世纪晚期开始的痛苦而又混乱的一段现代史,这时中国正受着帝国主义的压迫。The trails of grief and shame followed suit through the turning of century,such as the atrocious Nanjing Massacre committed by foreign fascist power and the chaotic period of internal affairs,namely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under the great leadership of Chairman Mao.这样的一种悲伤屈辱在世纪之交后仍然紧随其后,比如凶残的由外国法西斯犯下的“南京大屠杀”,以及国内混乱时期的事件,由伟大领袖毛主席领导的文化大革命。

 

植子仲的这段话点明了二胡悲伤的音色与中国近现代屈辱史以及由此给中国人民内心带来的一种痛苦情感之间的关系。中国人民在近现代受的苦太多了,正如毛主席讲的,三座大山的压迫,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外有帝国主义带给人民的屈辱,内有封建地主阶级的残酷剥削。那时的中国到处都是不平之声。而二胡的哀怨、悲凉的音色正好吻合了这样的情感需求。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二胡在中国近代成了中国音乐的标志性乐器。想想刘天华的二胡曲不正是知识分子看不到出路的苦闷心情的写照吗?而阿炳的二胡曲则更多的是贫民对这个黑暗世道的愤懑以及最终麻木的情绪。

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之后,二胡渐渐从“民乐之王”的高坛上走下来,逐渐成为与其他乐器平起平坐的普通乐器,而且由于欧美流行音乐的冲击,关心、学习二胡的人少了许多。但是近年来二胡在一些有识之士的努力下,又重新在青年一代中找到了一批知音,原因是现在我们的社会进入了所谓后工业时代,人们的神经极度紧张,精神上需要柔情、需要宁静。二胡的音色以柔和、抒情为主,反映了人们追求心灵平静的都市文化追求。

因此,独特的二胡音色,应该是二胡最动人心魄的地方。我们学习二胡,首先应该追求的也正应该是纯净、抒情、柔和的音色。音色纯净了,则可以陶冶自己、愉悦他人,这样才能有起码的满足感。相信我们许多朋友可能正是因为听了周冰倩《真的好想你》、周杰伦的一些带有二胡主奏的流行歌曲才慢慢知道和了解二胡、甚至喜欢上二胡的。这说明,二胡艺术能走进你我的心灵,音色的确是最先引起我们注意的一个因素。

今天我们就来剖析一下二胡的独特的音色何以产生,哪些因素决定二胡音色的好坏?

二胡由二胡体和二胡弓两大部分组成,二胡琴体主要有(由下往上)琴托、琴筒、琴杆、琴轴(轸子)、琴头和内外弦,弓子则主要有两大部分,弓杆和弓毛。琴体的琴筒中空,一面蒙有蟒蛇皮,一面是雕花装饰“音窗”。过去的简陋二胡只有琴筒、琴杆、琴轴,琴筒一面蒙的是自己捉来的蛇剥下来的皮,甚至是比目鱼皮,另一面就是敞口的。现在像一些戏曲如锡剧的主胡仍然是一面敞口的,因为那样声音比较大。二胡加上了音窗后声音要柔和、小一些。

决定二胡音色的第一因素是琴筒的材质和蟒皮的质量。琴筒是木制的,但什么木头最好,最适合形成二胡的共鸣腔体呢?根据制琴师多年的经验,应该是老红木和乌木,因为这两种木头比重较大,透气性能又好,这样形成的声音比较沉稳,又能传得比较远,所以高档的二胡都是用老红木和乌木做成。一般流水线生产的二胡则大多是松木的,松木虽然透气性能也比较好,但材质较轻,所以声音很噪,不够纯净。

蟒皮蒙于琴筒的一面,以琴马为桥梁,对琴弦振动起着放大作用,所以蟒皮对二胡的音色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好的蟒皮鳞格要大小适中,整体大小一致、厚薄适中。拿六角琴筒举例,检验的简易方法是数一数对角线上有几个鳞格,大小适中的蟒皮大约在11-14格左右。再拿起二胡看蟒皮的厚薄,将蒙有蟒皮的一端对着太阳或者其他强光上,让音窗一端对着自己的脸一照,好的蟒皮透过来的光线柔和,感觉蟒皮有一定的厚度,但是没有太厚而失去弹性。一般流水线生产的二胡是比较年轻的幼蛇的皮,所以比较薄,强光一照,薄如蝉翼(有点夸张了!),这样的二胡声音发尖,没有厚度。

一只大蟒只有几个地方的皮比较好,这就是头后1/3到1/4处背部的皮,此处的皮不仅厚薄适中,鳞格大小也非常均匀,适合做最高档的二胡,其他接近肚皮的皮厚薄就难以均匀且鳞格也不会大小一致,只能做做普通琴了。所以一条蟒做出的好二胡就只有三四把。如果你的二胡皮正中有个接近“W”形状的花纹,那么恭喜你,你的二胡皮是最好的!

但是决定二胡音色的不仅仅是蟒皮的质量,也在于蒙皮的工艺水平,这是因为蟒皮是具有一定的弹性一定的伸张力的,蒙松了蒙紧了都有碍于二胡良好的共鸣,所以蒙皮的水准是二胡制琴师水平高低的关键!我们经常提及的王国兴、徐元贞、封明君等琴师,他们之所以享有盛誉,其中关键的一点就在于他们对蟒皮的松紧掌握得比较好而且稳定。

一把新琴,皮要稍稍感觉紧,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皮会达到松紧合适的境地,这样发出的声音就会音量大小适中且富于弹性。如果蒙皮过紧,则声音共鸣很小,感觉在死木疙瘩上拉二胡一样;过松则声音松塌,同样发不出良好的共鸣。据说碰到这样的情况可用少量的水均匀涂抹在蟒皮面上,然后轻轻地在一支约60w的白炽灯上来回烘烤。这样也许对蒙皮稍微松一点的情况有所助益,但对蒙皮太松的情况帮助不会很大。

琴杆对音色的作用好像并不太大,但是琴杆是左手赖以持琴按弦的地方,所以琴杆的舒适度要好,握在手上大小适中,而且要非常顺滑才好。另外不要忘了检验琴杆上得是否位置正中,如果位置上歪,甚至琴杆本身的木质是歪的,那上弦以后位置就是歪的,肯定发不出好声音。

琴轴的要求是跟琴杆的开孔要密合,这样才能既在拧琴轴时灵活旋转,便于调弦,又在停止拧动时纹丝不动以保证音准的稳定。现在的琴轴往往与琴杆琴筒使用同样的材质,这样的二胡颜色统一美观,但是会感觉琴杆太硬,难以与琴杆密合。据说黄杨木最适合做琴杆,因为它比老红木、乌木要软一些。但是现在用黄杨木做琴轴的二胡又能看到多少呢?大概是选料太麻烦的缘故,琴师们不愿烦这个神了吧!

琴体主要部件都说了,说实话,这些因素的决定权在制琴师手里,当你把二胡买回来之后,你对以上的几个部件是无能为力的,除非你不想学二胡而改学二胡制作!我们若想要部分改变二胡的音色,只有在以下几方面做文章:

第一,琴马的选择。琴马是沟通琴弦与蟒皮的桥梁(英语琴马就是bridge,“桥”的意思),所以琴马的材质也非常重要,现在市面上的琴马有红木、松木、甚至竹制的几种,红木琴马使二胡声音沉稳干净,但音量也相对较小,竹制琴马使二胡声音干燥响亮,但不够纯净,松木马则介于两者之间。大家根据自己琴筒琴皮的不同情况可以选择不同的琴马,如果声音小,皮厚,可以选择竹马,如果声音噪,皮薄,可以选择红木马。总之,在琴马上多下点功夫,可以让你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第二,千斤材质的选择与千斤的位置。千斤也是二胡上虽不起眼,但却对二胡音色起至关重要作用的部件。“千斤”这一名词的使用就可以感受到它的重要性。一般的千斤都是手工扎制而成,扎制的材料有粗棉线,乐器店卖的“子弦”等。扎制的方法很多,以位置、宽窄适中,线圈数十来圈,不会有攒动感为宜。扎千斤也是一门学问,现分述如下:

一,扎制的位置。如果将两根琴轴中下面的一根琴轴到琴筒木面之间的琴杆长度看成是有效长度“1”的话,那么千斤的位置应该在距离琴筒面2/3左右处为宜。即大约在黄金分割点(0.618)的位置处。具体的原因我就不细说了,总之在这个位置音色比较好。

有的人可能见过,有二胡老师让学习者把肘部撑在琴筒上,向上伸出手,大约在小指的第三关节横线处确定千斤位置。这样的确定方法是为了方便按弦的指距,因此对刚刚学琴的小孩比较适用,因为二胡还不像小提琴有所谓三分之一、四分之一小提琴一样有小二胡。对最佳音色的取得却是不利的。

二、扎制的宽度。千斤是将两根琴弦围在一起,与琴杆形成一定的距离,那么两根琴弦在千斤处与琴杆的距离以多少为合适呢?这倒没有一个具体的定数,但是一般以虎口握在琴杆上、食指按弦时第二关节大约与琴弦成平行关系为宜。如果第二关节内扣,则千斤扎得过窄,第二关节外展则千斤过宽,这样两种情况对按弦都是不利的。

三、千斤要稳定。千斤千万不要有攒动感,这样会影响内外弦空弦音的稳定。稳定的方法,有的人是扎千斤前先用一块橡皮膏围黏在需要扎千斤的琴杆处,因为这样可以增加千斤与橡皮膏的摩擦力以不至于串动。有的人则用新型的固定千斤(金属制)代替,这样是最稳定的。但是后者在二胡演奏者中并不普遍使用,为什么,我想原因之一就是固定千斤是金属制品,二胡琴弦在其上共振所发出的声音太具金属感,失去了二胡柔美的音色。

顺便说一下所谓“小千斤”的问题,在千斤上方的内弦或外弦上各绑制一根千斤线,往往只围上一两圈,目的是为了微调音高,以在紧急情况下对空弦音做校正。近来有人使用了金属制的“小千斤”,原理是通过螺丝的松紧来调节琴弦的松紧,但这样做的后果是,因为螺丝的一段压制琴弦使之弯曲,容易造成琴弦被压部分表面的刮伤甚至断裂,特别是钢丝缠弦更容易破损。所以我不主张大家用这种东西。

说了琴马和千斤,下面该说说狼音垫了。二胡的共振体因为是蟒皮,振动不太规则,所以容易发出一些意想不到的噪音,俗称“狼音”,狼音多出现在第二三把位处,这是因为:

二胡的琴马是固定的。而拉二胡时弓子的位置也是固定的,这样就会造成擦弦点与共振峰之间的重合(有些深奥了,不好意思),根据声学原理,擦弦点与共振峰重合就会产生声音的破裂,就是俗话说的狼音了。我们可以做一个实验,以琴筒面为中轴线,在与琴马等距离的琴弦处按弦,然后拉弓试试看,是不是狼音来了?所以二胡的狼音是因为二胡先天性不足造成的,难以避免。我们在拉二胡时常感觉越往高音拉声音越小,正好与人的审美要求相反!这就是二胡擦弦点固定这一弊病造成的。小提琴因为弓子在外面,所以擦弦点可以随时调节,听听她的高音,多亮多辉煌!这一点上只能有待有心的二胡改革家来给出答案了!

但是其他一些非共振峰与擦弦点的狼音却可以通过在琴马下方垫上一块软质东西来消除。这个东西被称为“狼音垫”。狼音垫的材质可以是海绵、塑料泡沫,软皮、软布等等,大家要多试多摸索,才能找到最适合自己那把二胡的狼音垫。

注意狼音垫要定期更换,因为这些东西失去弹性后作用就不大了。一般一年左右换一次为宜。

下面再说说琴弦。琴弦对二胡音色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听过阿炳的《二泉映月》吧,那么苍老、倔强的声音!这是用老式的丝线做的琴弦,现在都是钢丝弦了,当然跟他味道大不相同了!

琴弦应该是粗细适中,硬软有度的。好的琴弦拉丝很均匀光滑,差的则不均匀,有毛刺。我的老师孙恒枢先生曾告诉我,他曾用放大镜仔细观察过几种琴弦,发觉牡丹、敦煌的比较好(这话是在十几年前说的,那时高档的琴弦只有这两种),而像“江南”琴弦,上面都有棱角,怪不得拉不一会儿弓毛就断了,那种细细的棱角好像小刀,能不断吗?

另外,琴弦应该内外用一种牌子的为好。因为一种牌子的琴弦往往经过了测试,内外弦不管按在什么地方都是纯五度关系(如果定弦是纯五度),而两种牌子串杂在一起,内外弦可能不是纯五度关系,越往下按弦越明显,这对音准显然不利。所以,虽然外弦更加容易断一些,但是千万不要在这方面节省,还是要两根一起换。

下面该说琴弓了。琴弓也是决定二胡音色的重要因素。弓杆一般为江竹苇制成,最好中间要有一个节,位置在中间偏右为宜,而且节左右粗细变化不能太大为好,这样的弓杆软硬比较适中。如果有两个节,则弓杆太硬,没有节则太软。两节之间粗细变化明显会妨碍运弓的流畅。

弓毛应该是白马鬃、马尾毛制成,大约一百根左右为宜,过少声音尖细,过多则声音不容易干净,因为边缘的毛容易碰到另一根弦。

二胡还应该有一个辅料,那就是松香。松香是拉弦乐器必不可少的辅助材料。为什么二胡一定要用松香呢。我在一本外国小提琴学习的书上看到,马尾或马鬃毛的表面有许多坑坑洼洼,就象被蛀虫蛀过的树剥了皮的表面一样,这些坑坑洼洼的表面擦上松香后,形成了像锯齿一样的表面,不断钩放琴弦,产生了持续振动。所以一定要定期擦松香,不然,马尾或马鬃毛的坑坑洼洼被磨平,就不容易擦上松香,也就不再容易发出比较好的声音了。

其他还有像琴托、琴头,弓子上的小鱼等部件,主要起装饰和美化作用,虽对音色影响不大,但是也许是你一见钟情的因素呢!所以也是蛮重要的部件。不过我在此就不作细细分析了。

今天讲的东西好像枯燥了点。但是,要知道,真正音乐学习的过程真的是蛮枯燥的啊,所以要有足够的耐心才能最终学好二胡哟!而且,学二胡的人不像学钢琴什么的维护琴是调琴师的事,而是自己必不可少的一门功课!要学会伺候自己的乐器。记住,你对她花的心思越多,她给你的回报也就越丰厚!所以千万不要小看这些环节!

我讲过以后,希望大家多试试,然后多向我交流自己的心得体会,这样我也许会有新的收获,教学相长啊!所以不要怕麻烦,多跟我交流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二胡教学发展中的思考——关于技术与艺术的关系
下一篇:浅谈心理学在二胡教学中的运用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