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胡论文 > 正文

赵寒阳教授二胡讲座
2007-10-22 04:31: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第一讲: 二胡概述 

二胡是我国最重要的,也是人们最为喜爱的民族乐器之一,它大约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根据史料记载,它最早的名字叫“奚琴”。在宋代音乐家陈炀所著的《乐书》中,就曾描写过“奚琴”的模样:“奚琴本胡乐也,出于弦?而形亦类焉,奚部所好之乐也。盖其制,两弦

第一讲: 二胡概述 

二胡是我国最重要的,也是人们最为喜爱的民族乐器之一,它大约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根据史料记载,它最早的名字叫“奚琴”。在宋代音乐家陈炀所著的《乐书》中,就曾描写过“奚琴”的模样:“奚琴本胡乐也,出于弦?而形亦类焉,奚部所好之乐也。盖其制,两弦间以竹片轧之。至今民间用焉。”后来随着乐器制作的进步,由竹片改用马尾做成琴弓来演奏。它才有了“马尾胡琴”的称谓。在沈括所著的《梦溪笔谈》中,不是有“马尾胡琴随汉车,曲声犹自怨单于”的诗句吗?进入元代,胡琴又有了进一步的改进,琴筒用一种皮来蒙面,真正形成了“马尾胡琴”。到了明清时期,胡琴随着各民族的文化交流,以及地方戏曲和民间音乐的蓬勃发展,胡琴逐渐地流传到全国各地。但长期以来,二胡主要是给戏曲和曲艺表演作伴奏之用的,很少作为独奏乐器登台演奏。这种状况到本世纪初我国出了一位伟大的民族音乐家刘天华先生(1895—1932)后才有了彻底的改变。刘天华先生是江苏江阴人,他苦心孤诣地花了十几年时间钻研二胡,创作了十首二胡名曲,对二胡的演奏技巧,进行了大胆的革新,并在1930年冬在北京饭店成功举办了个人独奏音乐会,使世人大为震惊,第一次使二胡走上了音乐会的舞台。他还创作了四十七首二胡练习曲,使二胡走进了专业艺术院校的讲台,为现代二胡体系奠定了基础。在二胡的发展进程中,另一位民间音乐家华彦钧(1893—1950)的功绩也是不可磨灭的。华彦钧人称瞎子阿炳,是江苏无锡的一个民间艺人,他具有超人的音乐才能,演奏技艺高超,掌握多种乐器的演奏技法。他的—生,正处于中国人民灾难深重、受尽帝国主义和军阀官僚欺凌压迫的年代,加上他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双目失明,贫困潦倒。这同时也磨练了阿炳坚毅自信、刚直不阿的坚强性格。如果不是新中同的成立,不是杨荫浏、曹安和两位先生对民间音乐的抢救,我国民族音乐宝库中的这—瑰宝极可能就因失传而不复存在了。他的《二泉映月》倾诉了他苦难的一生,揭示了他辛酸愤懑的内心情感,表现了他青松般的性格与气质,回肠荡气,催人泪下。如今这首名曲已经走向世界。几乎成了外国人心目中二胡的代名词。他的《听松》、《寒春风曲》也以新颖和富有独创性而成为我国民族音乐宝库中的珍贵财富。
新中国成立后,二胡音乐事业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五十年代后期,二胡曲的创作日益增多。出现了一些好作品,如:《拉骆驼》、《山村变了样》、《春诗》等。这些乐曲虽然在演奏技巧上仍没有突破刘天华作品的难度水准,但在思想感情和地方风格的运用方面是具有开创意义的。一九六三年第四届“上海之春”二胡比赛,是二胡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在这次比赛上,新创作的独奏曲大量涌现,不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是惊人的。这些作品题材新,风格新,体裁新,技巧新,尤其是《三门峡畅想曲》和《豫北叙事曲》,是二胡曲创作上的一大突破。无论从内容上,气魄上,还是技巧上、表现力上,都有很大的创新,从而开创了二胡演奏的—个新纪元。六十年代后期至七十年前期,由于“文革”运动的原因,二胡曲创作一度陷入低潮。直至七十年代 后期才逐渐复苏,产生了一批新的曲目,如《草原新牧民》、《翻身歌》、《洪湖人民的心愿》等。八十年初期,二胡曲的创作进入了又一个繁荣期。一九八二年在武汉和济南举行的全国民族器乐观摩会演上,又涌现了一批优秀作品,如《江南春色》、《一枝花》、《兰花花叙事曲》等。另外《新婚别》、《红梅随想曲》、《长城随想》等大型作品也相继问世,使二胡进入了协奏曲时代。这些作品题材更为广泛,内容更为丰富、形式也更为多样,在技巧难度和表现力上都进一步突破了《三门峡畅想曲》保持了近二十年二胡曲之王的记录,这是二胡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初,二胡的演奏技术发展很快,虽然有《第一二胡狂想曲》,《第一二胡协奏曲》等难度较高的创作乐曲问世,但仍不能满足二胡演奏者对新作品的需求。因此,移植演奏小提琴乐曲、尤其是外国乐曲形成一种风潮,如:《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流浪者之歌》、《野蜂飞舞》、《无穷动》等。有不少演奏家,与交响乐团合作,在世界各地的音乐会舞台上演出这些曲目、都取得了极高的评价,为二胡走向世界作出了贡献。当然,我们仍期待着作曲家们能为二胡创作出富有中国民族特色的、高水平的作品来。

    一件得心应手的好乐器,对于演奏者来说,无疑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但一把好二胡,除了它本身具有优良的质地外,还需要演奏者的精心调理和妥善供养,甚至和它建立感情。使之在演奏时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如果缺乏演奏者的培养,那么再好的乐器也不能发挥出它的最佳效能。怎样来挑选和调理一把二胡呢?下面我简要地介绍一下这方面的要点,供读者参考。
[琴皮]琴皮是二胡最重要的部件之一。优良的琴皮厚薄适中、均匀,鳞格排列整齐,横竖成行,黑色块居正中,黄色块均分两边,界线分明;皮面光洁。鳞边不翘起。在挑选二胡的时侯,首先要注意琴皮的质量,如:琴皮应是活皮,而不应该是在蟒死后很久才剥下来的死皮;厚薄是否适当、均匀;鳞格大小是否适中,色块是否漂亮等等。新琴一般蒙皮较紧,以致发音尖而亮,似高胡声。这样的情况只要不是特别严重,令人不可忍受,都应该说是正常的。如果新琴的皮就蒙得较松,将会影响乐器的使用寿命。新琴经过一年半载的使用后,可使琴皮逐渐松软到适当的程度。如需加快这一过程,可用棉签蘸少量植物油涂于琴皮背面,然后将琴筒平放,在琴皮上放一块3厘米见方的木块,再在木块上施加10至15公斤的压力,经十二小时后取下;如仍偏紧,可反复进行几次。也可以在拉完琴后不卸琴马,把弦定高大二度,如此持续一、二个月。还可将琴平放于桌上,用两手拇指蘸以少量植物油,用力顺鳞格方向压抹琴皮,每日一、二次,直至琴皮松紧适度为止。但小人为地加速琴皮松软的过程,在声音效果上总比不上自然松软的好,对琴皮可能会有一定的损伤。因此,如果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让琴皮在使用过程中得以自然变化为好。琴皮如经长期使用变得过松,(俗称塌皮),致使发音沉闷时,可将吸湿剂(加:硅胶、炒盐粒、生石灰等)包好塞于琴筒之中,能在一定程度上恢复琴皮的弹性。如果琴皮被马子压出了个坑,此时可在琴皮上均匀地抹上一层水,将琴平放在桌子上晾一夜,即可恢复原状。平时拉完琴要即刻垫上长棍(可用铅笔)或卸下琴马,以减少琴皮受压得时间。如果琴皮松软到影响演奏的程度,那只有送乐器厂重新蒙皮了。
[琴筒、琴杆]琴筒和琴杆一般都用紫檀木、乌木、红木等硬质木料制成,易受气候的影响。因此,要根据气候适当调节琴盒中的湿度,以保证琴筒和琴杆不至于因干燥而开裂或因潮湿而脱胶,同时也能保持二胡音质的稳定。在气候潮湿时,应在琴盒内放一、二包吸潮剂,当气候过于干燥时,可将一块适量水份的海绵用塑料薄膜包裹起来,再用针扎出些小孔,放在琴盒中以增加湿度。在干燥地区,可经常在琴筒和琴杆上薄薄地涂一层植物油,以防止开裂。此外,每次用完二胡,应用软布将琴筒和琴杆上的松香粉末擦干净,放入琴盒或琴套中,而不要挂在墙上。在寒冷的冬天,将琴由室外拿入室内后,不要马上打开琴盒,要等二、三十分钟后再打开,以免在琴体上凝结上一层小水珠,使乐器受潮而影响音质。
[琴马]琴马是重要的传导部件,对二胡的音质有很大的影响。每把二胡应该说都要为它选择一个合适的马子,这需要经过多次的试验来确定。二胡的马子在制作的材料上,有枫木、乌木、紫檀、红木、松节、竹子、铅笔、纸卷等;在形状上有椭圆形底、圆形底、桥式等。一般来讲,新琴声音比较尖亮,宜用质地松软,底面积较大、高度较低的马子,老琴声音比较沉闷,宜用质地坚硬、底面积较小、高度较高的马子,以免在高把位时琴弦碰到皮面上。市售的琴马一般都是半成品,需要经过适当的修整,方可使用。
[控制垫]控制垫是塞在马子下方琴皮与弦之间的一个软垫,起到控制狼音的作用。不同材料、大小、厚薄的控制垫将直接影响二胡的发音。控制垫可选用大衣呢料,剪成长6厘米、3.5厘米左右的长方块,对折成两层垫于琴码下方。如琴马较高、控制垫不够厚度的话,可再剪一、二个小条,夹在两层中靠上部位,使之成为上厚下薄状。调整时可上下移动、至既不影响乐器的正常振动,又能有效地控制狼音为佳。也可选用钢琴内的毡垫来做控制垫,实践证明效果不错。 
[千斤]千斤是二胡的上切音点,同时又起着向琴杆传导振动的作用,是二胡最重要的部件之一。二胡的千斤可分为固定千斤和活动千斤两大类。不论是固定千斤还是活动千斤,在安装时都要注意使它稳定,不可有上下或左右活动的现象,否则在演奏中就会因千斤的活动而跑音。作为一个专业演奏者来说,千斤的高度和宽度应该长期保持一种稳定的状态,这样有利于音准的掌握,对二胡音质的培养也有好处。
[弦轴]二胡的弦轴分机械轴和木轴两种,使用时各有所长。一般来说,机械轴调音较为方便,但经长期使用磨损后容易出现跑弦的现象;木轴较为稳定,使用寿命长,对二胡的整体振动比较有利。对于蜗轮式机械轴,在每次换弦时可以从绕弦轮处滴入几滴缝纫机油,并转动轴柄几周,这样能防止齿轮局部反复受力而磨损。对于丝杆式机械轴,在换弦时应拧松将丝杆拔出,在丝杆上涂上适量的机油。对于木轴,如果经常松脱,可在轴孔内撒些松香粉末,以增加摩擦力;如果轴太紧,可在轴孔内撒入些爽身粉,即能转动自如。
[琴弓]弓子也是二胡最重要的部件之一,弓杆用红竹、白竹、香妃竹等富有弹性的细长竹子制成;弓毛用马尾制成,以白马尾为佳。演奏者对弓子的粗细、软硬有自己的爱好,一般选择弓杆均匀,竹节少、不鼓起,弓毛顺而齐者为佳。如果弓杆弯度不合适,可把弓毛一头脱出,将弓杆在无烟焰上边转动边烘烤,务必要使受热均匀,且注意不要烤焦。待竹质变软时,即可弯成适合的形状。弯好后要立即用凉水冷却、使之定型。当个别弓毛折断时,不可用手扯去,以免带松其它弓毛.使之松紧不一,如果连根拔出,还会使结头变松,引起弓毛陆续脱出。因此,必须用小剪刀小心地齐根剪下。如有几根弓毛太松,又舍不得剪去,可用燃着的烟头熏烤一下使其收紧。但要注意烟头不可靠弓毛太近,以免烧断。弓子在使用过程中,手尽量不要碰弓毛,以免使弓毛沾上油污而影响演奏。一旦发生弓毛沾上油污的情况,可将弓子卸下,用肥皂清水洗净、晾干,重新擦上松香使用。如果弓子长期不用,要放上卫生球保存,以免遭虫咬。
[气韵相通的培养]一把新琴在一位演奏者手中使用,随着时间的椎移,琴就会顺养演奏者的“势”而逐渐成熟起来。每人的琴都体现了主人的音色特点,这就是乐器已经与主人达到气韵相通的程度了。换一个人来拉,声音立即就变差了,即使是演奏家之间交换乐器,也总不如拉自己的琴声音好。由此可见,好乐器是需要演奏者自己来精心培养的,而不是在哪儿能买到的。演奏者培养一把二胡,如同培养—个孩子一样,爱护它、训练它,和它建立感情,用“气”来演奏它,尽可能不让它发出不好的声音;同时还要注意不要将琴借给别人使用,以免使乐器的气韵紊乱。只要这把二胡有培养前途(如:内外弦发音均衡,上下把音质通畅、洪亮,没有阻塞感,不过于尖亮,手感好等),经过半年以上的培养,都能使它逐渐地变得成熟起来,而且会越来越好听。
总之,对二胡的调理和保养,也是演奏艺术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你对乐器付出的心血,终将会得到乐器至诚的报偿。

相关热词搜索:赵寒阳

上一篇:寻访阿炳
下一篇:寓东方神韵于弓弦之间——姜克美及其胡琴演奏艺术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