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鹤文
2008-02-06 21:02: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介绍京胡名家——王鹤文先生王鹤文是著名京胡演奏家杨宝忠的学生。他的胡琴演奏艺术,在继承老师技法的同时,刻意追求“严、足、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align=right border=0 isSmallImg="true" isB

介绍京胡名家——王鹤文先生

王鹤文是著名京胡演奏家杨宝忠的学生。他的胡琴演奏艺术,在继承老师技法的同时,刻意追求“严、足、在新窗口中打开帅、博”4个字。  

 “严”,除胡琴音准严丝合缝外,更重要的是情严。他把琴音当作人物语言的共鸣。该阴之处如虫潜行,该阳之时大有拆琴之势。如《清官册》的:“接过了夫人酒一樽”一句,他理解寇准当时得金牌不知是祸是福,这一句不单是夫妻离别,而是感谢夫人对他事业的鼓励,所以操琴时不用装饰音,要紧贴着唱音拉静了,让观众想叫好而叫不出来。《文昭关》、《捉放曹》、《清官册》同是〔二黄慢三眼〕,又同样是“一轮明月”,但伍子胥是国恨,家仇,悲壮愤懑;陈宫是受骗上当,后悔莫及;而寇准是惊疑不安,辗转反侧,所以过门以伍子胥最慢,陈宫最快,寇准介乎二者之间。  

 “足”,是追求气氛足。他牢记老师嘱咐:该足的地方不要拉亏了,他操琴时运气使劲就像挥毫疾书用到笔尖一样发挥到双手。如伍子胥唱“恨平王无道乱楚宫”,过门力度甚大,造成紧张气氛;《斩马谡》唱到:“快将马谡正军法”结尾,三弓三字,不揉弦,造成严肃气氛。  

 “帅”,是指他在规矩中有巧有俏,在巧俏中见规矩。俗话说既新鲜又没歪味儿。如〔夜深沉〕曲牌在劲头、节奏上下功夫,简谱简直无法记。在〔西皮原板〕过门中,他独特地运用了几个迥然反复的“挂儿”,为重点唱句作了有力的铺垫。  

 “博”,即荟萃诸家之长,是他追求的最大目标。拉杨(宝森)派戏,深得乃师杨宝忠神韵,顿挫清晰,刚柔并济,宛如一座古式楼台;拉余派戏,富于王瑞芝的气派,稳如泰山;拉马派戏,深得李慕良之精髓,琴音似语,韵味隽永,有声有色,楚楚感人;拉梅派戏,又有徐兰沅大师的风范,华丽醇美。 

 著名琴师王鹤文

    著名琴师王鹤文鹤文老师从艺近60年,富有传奇色彩。他自幼受古朴、诚厚、勤奋、进取的家风熏陶、天资聪敏、悟性极高、嗜琴如命、刻苦钻研。十岁即被称为“京胡神童”誉满津门,深得天津票界名宿夏山楼主万国权的赞许青睐。十二岁下海进京成为专业琴师,十八岁被聘为中国戏校京胡教师,得到徐兰沅等名家赏识和器重。杨宝忠收其为弟子并爱护备至倾力授艺,他深得恩师真传,琴艺猛进,声名大振。从艺60年来,他从未离开舞台实践和教学第一线。他刻意汲取前辈名家的艺术精华,采百花之蕊,酿自家之蜜,兼容并蓄,精益求精,逐步形成自己琴声苍劲沉雄韵味浓郁的风格。他熟悉各大流派的特色,集诸伴奏名家之长于一身。有文章评论他,拉杨派戏,深得乃师神韵,刚柔并济、舒展流畅;拉余派戏富有王瑞芝稳如泰山的气派;拉马派戏有李慕良绚丽斑澜韵味隽永的俏美;拉梅派戏又有徐兰沅大师华丽醇美的风范。(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5月16日第九版)这60年内他先后为当代老生、青衣、花脸名家童祥苓、尚长荣、姜妙香、雪艳琴、马长礼、谭元寿、李鸣盛、张学津、梅葆玖、杨荣环等操琴伴奏,尽展才华,驰骋京剧舞台、红遍大江南北、享誉海内外。“而被港人誉为杨宝忠之后的京胡圣手”(见中国京剧史第1290页)他效法前辈、勤勤恳恳、精心培育了大批京胡伴奏人才。现在桃李满天下,许多学生如杨柳青、赵建华等业已成才,得到人们喜爱。
    鹤文老师在京胡伴奏艺术上承上启下,成绩斐然。“教京胡”是他高超琴艺一个侧面写照,更是他多年兢兢业业教学授课的一个缩形。
    
“教京胡”把一直是“幕后英雄”的伴奏琴师送到了观众面前,使人既闻其声又见其人,亲睹风采、耳目一新。鹤文老师具有书卷气,端庄凝重,琴姿规范,一身儒雅文静从容镇定的学者气质,一现屏幕就深深地刻印到人们的心中,敬重之情油然而生。
    
在月琴尚长贵、三弦马少萱二位老师的配合下,鹤文老师的伴奏示范刚劲挺秀,如烘云托月与演唱者浑然一体,相得益彰。在《奇冤报》中把刘世昌如泣如诉、悲伤哀怨、满腔冤屈的音乐形象演奏得情感深切素朴含蓄、曲尽其意。在反二黄原板“奇臭难闻我的口难开”哀怨的长腔后,他只用一个两拍的小垫头│23453212│替通常十拍的过门或│2221│垫头,显得别致洗练,意境深邃。短短的八个音符一经琴声演奏,似是替刘世昌哭诉央求“你别往我身上泼脏物啦!但凡能有一线之路,我也不来麻烦你老人家啊!!”再接“可怜我”……的长唱腔更加荡气回肠、动人心弦。《文昭关》中的伍子胥又是另一种时间、地点、人物感情。他是力举千斤、性格刚毅的武将。全家被害,被困荒村,一筹莫展。鹤文老师的伴奏把人物的孤独、悲愤、焦急的怨恨永躁的心情表述的不温不火,恰到好处。伴奏富有力度、严谨合谐、音准气顺、徐疾得体、忽单忽双、有花有简、时领先、时滞后,忽为唱巧垫妙音,忽与唱同步休止,入微入妙,淋漓尽致。简直活脱脱一个杨宝忠的神韵再现。欧阳中石老人曾赠与鹤文老师一幅墨宝“和谱入律,时断时续,佐喉叶声,若即若离”。评价中肯贴切。
    
“教京胡”展现了学院派的教学风度,堪称讲课典范。鹤文老师琴艺之高超。讲学之精妙,他人恐难企及。他剖析深刻、示范准确、叙述精辟、厚积薄发、亲切和谐。他对学生充满深情,扶掖爱心之切溢于言表。析人物,如见其人、如临其境;讲要领、简洁盼决、一语中的;做示范、音纯声正、令人敬羡;指不足,观察敏锐、一针见血讲流派,对比精析,深刻透彻;谈高潮,勇武威壮、气势夺人提启示,妙语连珠,富有哲理,“能准确,才能有美;最美的总是来自最准确的”,“方法好,才能学到好技巧;方法不好,学到老,也掌握不了好技巧”,讲的是何等好啊!
    
鹤文老师会戏多而精到,熟知戏里人物,对唱腔的工尺、气口、尺寸、发声、咬字、收音归韵,了如指掌、娴熟于心。教课中他一直低八度随琴伴唱。显示了深厚的功力。他嗓音不单、不左、不扁、不窄,素朴厚实、清醇雅正、刚劲有力、柔韧感人,随情景时而凄楚沉郁,时而悲愤高亢、动听感人不是教唱,胜似教唱。他唱腔中有琴声的神采;伴琴又富有唱腔的韵味。整个授课中,他井井有条地讲述。拉琴示范、伴唱、有时自拉自唱,一丝不苟、不知疲倦。一个老艺术家忘我的敬业精神和他的精湛艺术一样,深深地感动了观众,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教京胡”让屏幕前的观众好像与“研究生”同在一室,聆听了导师的《文昭关》、《奇冤报》两堂伴奏专业课,开了眼界,长了知识,得了启迪,提高了鉴赏能力,增进了欣赏水平,亨受了大自在、大愉悦、过足了瘾。戏迷们把翻录的音象磁带,复制赠送,当成最实惠、最珍贵的最受欢迎的礼品。对“教京胡”从视觉、听觉反复的欣赏中深深地觉得京剧的韵味美能促成一种奇迹,它能把它表达的情感包上一层薄薄的雾,透过雾的润色,一切都显得更加美丽、高雅、动人。对一个热爱清唱和伴奏的戏迷,从学京胡中获益之大,启发之深,兴趣之浓远远超过了一台戏曲晚会。
    我们以焦灼的心情、翘首热盼,渴望王鹤文老师更多地珍品早日问世。

相关热词搜索:王鹤文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尤继舜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