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现代京胡制作的发展
2008-02-07 06:03: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世纪30年代京剧空前兴盛,京胡一度成为天之骄子,不但乐器行业的牌匾改为胡琴铺,就连京剧界的名琴师徐兰沅、杨宝忠,中药行的乐朴荪等,也招聘工人在家制卖起京胡来,并贴有各自的商标,占有一定份额的市场,深得爱好者称赞。 

  
  
 20世纪30年代京剧空前兴盛,京胡一度成为天之骄子,不但乐器行业的牌匾改为胡琴铺,就连京剧界的名琴师徐兰沅、杨宝忠,中药行的乐朴荪等,也招聘工人在家制卖起京胡来,并贴有各自的商标,占有一定份额的市场,深得爱好者称赞。 

  
     新中国成立后,京剧艺术得到长足的发展,促进了京胡制作的改进和提高,虽然外观结构没有重大变革,但各部件的尺寸有所改变,而最显著的改进就是弃用丝弦改用钢弦和京胡从不上漆到上漆,以适应京剧现代戏和新编历史剧音乐及大型乐队的需要。致使京胡大致分为两派,一派风格以史(善朋)派为代表,现掌门人是其后人史志贤、史优生操持着,史派京胡特点:以琴体外观追求自然传统、古朴净雅而著称,讲究的是自身京胡的肃静和天然和谐,史派京胡琴体是不主张上漆着色的,因此更显示出它传统质朴的制作风格的美,特别是琴体上一对秀气对称的模仿花卉未开放的“玉兰花”花瓣形状的琴轴,使人一眼就认出史(善朋)派的京胡。  另一派则是洪广源的徒弟许学慈,他继承了洪广源的京胡制作风格,同时又溶进了自己的一些特点,形成了当今一派的上漆工艺的新京胡制作风格。许学慈新京胡改革的意识源于师傅洪广源的影响,洪广源当时与刘天华先生交往甚密并为之作了不少民族乐器,相互的交流与影响为今后的京二胡乐器的诞生创造出灵感。起初,京二胡诞生前,加进的是四胡,效果不甚理想,经多次研究,又改用梧桐木为“皮板”的二胡。后又连续试用了民二胡,都感到不理想,在这种情况下,洪广源先生精心设计出了比民二胡整体规格小一些的六棱形的二胡,并将蟒皮改用蒙京胡皮的黑蛇皮加以试用。首次在梅兰芳先生新编剧目《西施》中试用,立刻就得到了各界人士的一致好评。王少卿先生是第一位拉京二胡的艺术家。洪广源先生则是第一位制作中国第一把京二胡的乐器大师。从此中国民族乐器史上,增加了新的内容——京二胡。今天京二胡以成为京剧音乐伴奏中不可缺少的主要乐器之一,优美的音律增加了一种独特的韵味。尤其指法中,京胡拉低音,京二胡拉高音的技法,音色更加独到,,味道更加浑厚可堪称一绝。京二胡与京胡、月琴、中阮、三弦以成为当今京剧伴奏的主要乐器,并称为五大件。许学慈正是继承其师洪广源,勇于改革创造发展制琴的精神,把传统的京胡制作发展成为与西方小提琴制作相比美的制琴新风格,特点:按物理最佳振动原理制琴,追求京胡音调的准确,西皮二黄主调音要象高楼大厦的四梁八柱一样稳定,下把音要做到清晰明亮。上漆,既可保护琴身,又可起到阻止竹内水份的释放与吸收,竹内水份相对稳定,利于振动传导和起到稳定音色的作用。同时又可起到增加琴身自然花纹的透视感,以满足人们对琴体美的视觉要求。特别是琴筒后口制成圆形以达到追求“弧线”美的完美境界。琴筒内不留白而着以紫檀色更具空间层次感,就像制作高级家具一样,视留有白茬为次品。

 

    当今京胡制作风格不同的各种流派的形成,为广大的京胡爱好者选择乐器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像东北、天津、山东等地的制作师制作的京胡都不上漆,基本上沿续了史派的制琴风格。从琴轴来说,目前较流行的轴子样式基本分为三种:一种是天津周井千派的大蒜瓣状的“蒜瓣”轴,再有就是洪广源派的琴轴馒头状的“馒头”轴和史善朋派“玉兰花瓣”轴;早期的六瓣、十云瓣、十二瓣、十六瓣的京胡琴轴现在基本被淘汰,很少有人效仿制作了。

现在特别提到的是担子最底部的硬木托头,他的应用现已无从考证是谁首先使用的,但它的使用不仅使拴弦处便于套住琴弦,其更大的意义为京胡的演奏创造了很好的持琴角度,如果不加硬木托头的话,演奏起来就会像民二胡平拉效果的右手如推磨的操琴了,而是不能采用横竖腕子以最佳角度演奏控制京胡了。兼于京胡材料和结构的特殊性,运弓力度要求很强,要达到这一标准,运弓必须采用腕子上翘的拉法,而担子加硬木托头后正好与琴筒形成10——15度角,这种角度恰恰便于“横竖腕子”进行运弓。根据物理学原理,螺旋力大于直线力的规律,接上硬木托头的京胡角度正好适于京胡运弓的角度。京胡加硬木托头目前有用花梨木、红木、紫檀、乌木等材料制作的,其作用效果基本是一样的。

现在的京胡轴眼和以前老琴相比也有了区别,老琴的轴眼上下基本是  状,上下轴往外各向外弓形,老的说法:对称,给人精神感,这种观点代表着老一代制琴师的观念。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笔者对此进行了改革,从力学的角度看,它的下轴略微上翘是符合“抗力“的力学原理的,但是上轴轴梢略微下翘正好与胡琴弦的张力产生顺劲,我以为这是“第一”顺劲,它不利于抗力、振动,如果再加上手指向下按弦的力度的顺劲,就是顺劲加顺劲,其结果会产生没力音,音色清淡,下把音不亮、音散、颗粒感差等等。因此,我们现在制作的京胡时的两个轴子应是这种形状。就是说,好的乐器是讲究共振的,但一些小的细节搞不好,这就是说不具备“矛盾”力的做法制做京胡是发不出好的音色(音质)的,其声音效果肯定平淡乏味,反之声音会更加的好听,其它方面程序的制作再到位的话,声音还会好上加好。发出金石之声就较为容易了。

文章引用自: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章诒和:杨宝忠往事
下一篇:行云流水的京胡艺术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