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12民乐团做客TOM 坦言要将中国民乐推向世界
2009-07-15 02:39: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邵杨:各位TOM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收看本期TOM娱乐访谈,我是主持人邵杨,很高兴邵杨又在每天的下午跟TOM网友见面,今天可以说在我们的访谈直播间非常热闹,以前网友可以看到,我身边可能会来三、四个,四、五个男孩子,今天不一样,来了四个美女,下面有请!V12:大家好!

邵杨:各位TOM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收看本期TOM娱乐访谈,我是主持人邵杨,很高兴邵杨又在每天的下午跟TOM网友见面,今天可以说在我们的访谈直播间非常热闹,以前网友可以看到,我身边可能会来三、四个,四、五个男孩子,今天不一样,来了四个美女,下面有请!

V12:大家好!

邵杨:这四位是现在的V12乐团其中的四位成员,让她们一一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

张琨:大家好,我是V12乐团的琵琶手张琨。

周健楠:我是在V12乐团里弹古筝的周健楠。

蒋瑾:我是蒋瑾,在V12乐团中演奏二胡。

王琳:我叫王琳,我演奏二胡。

邵杨:以前来我们直播间的都是男孩子的乐团,今天都是女孩子。

周健楠:因为主持人喜欢看帅哥。

邵杨:谁跟网友介绍一下V12民乐团到底是什么样的团队呢?::

张琨:我们是由12个女孩子,以民乐为主的,V12引用12种声音,12属相,12星座这个含义在里面。

蒋瑾:我们用自己手中的乐器给大家讲故事,有音乐来传达每个人的声音。

邵杨:今天几位过来还有一个事情,你们马上有一个“人间四季”就要公演,这是全球巡演吗?

周健楠:我们从8月份开始,第一站先在新加坡,然后可能会在美国,是一个音乐之旅,要表达音乐剧的感觉,用乐器去演。::

张琨:主要是用民乐演奏的表演形式。

周健楠:我们是有剧本的。

蒋瑾:这是全新的以民乐为主的音乐表现形式,会用手上的乐器讲故事,具有一定的故事情节在里面,音乐上分为了春夏秋冬四个章节,隐喻人生如同四季一样,春天代表希望,夏天就代表奋斗,秋天就代表了收获,冬天就代表了一种生命的终结,同时孕育了新生命的开始。

邵杨:听你的介绍我觉得非常美妙,很期待,人间四季,春夏秋冬用你们手中的乐器把这四季都演奏出来,每个季节都有独特的故事,像你们说的,我真的第一次听到用民乐来演奏属于音乐剧的形式,这种形式是以前没有过的。::

周健楠:大部分大家知道的都是唱和跳,有表演的,用乐器是一种新的形式。

邵杨:这是你们组建以来第一次大型的公演吗?

周健楠:应该是。

邵杨:跟网友说一下你们这个团队是什么时候成立的?

张琨:是今年3月份。

周健楠:其实这个剧本我们导演四年前就已经写好了,构思酝酿了特别长时间,再加上其实我可以跟大家稍微透露一点,我们在现场的时候,后面会有很高科技的东西,很立体的,很高科技的,用乐器去讲话,头脑会有主观的东西,但是没有客观的东西,到时候会有一个视觉和听觉融合的。

张琨:还有两位舞者用舞蹈,他们的肢体语言来表达,还有张咪姐的演唱,还有灯光,3D画面,还有旁白,最主要是我们时尚的服装和造型。::

蒋瑾:化妆和服装上有中西合璧的效果。

邵杨:我们在中国可以看到吗?

周健楠:希望尽早的在中国。

张琨:应该很快。

邵杨:你在外边转一圈再回来。

周健楠:因为我们的制作团队是很国际化的,他们接触的特别早,跟我们接触的更早,所以我们现在只能是先从国外开始演。

邵杨:你们自己是不是也满期待这一次演出。

周健楠:确实满期待。::

邵杨:我也很好奇,3月份才组团,短短几个月期间,这样一个大型的演出,而且你们很多方面都是重新创意,重新改编,排练呢,就短短几个月。

周健楠:我们不停的录音,还排练。

蒋瑾:其实我们这次创作经历可谓是痛并快乐着。

邵杨:团队像你们平时人家几个,三、四个人在一起,还要有一段时间,很长时间的磨合期,而你们是12个人,而且是乐器在一起,你们那种磨合,那种碰撞。

周健楠:甚至到现在也不敢说我们完全渡过了磨合。

邵杨:我们刚刚说了人间四季,从春夏秋冬开始讲,能不能跟网友透露一下,春天的时候大概是什么颜色的主题?::

蒋瑾:春天从服装来讲是一个很鲜艳的颜色,而且是旗袍和晚礼服相结合的形式,展现女性婀娜多姿的身材,比如说包括头饰上也有一些改变,有一些人是头上插着毛笔,扇子,有一些中国的元素。::

周健楠:其实衣服是比较西化的,但是发型和构思上很中国,希望能结合的特别好。

邵杨:我可以看到你们V12的一个宣传册,我可以看到上面的服装和造型,很独特。

蒋瑾:大家所看到的这一套是我们的开场服装。

邵杨:看起来很神秘,而且我觉得有一种宇宙的感觉。

蒋瑾:我觉得你特别敏锐,就是这样。

张琨:我们开场的时候就是有很多流星到地球。

周健楠:说的是发生在宇宙的故事。

张琨:十二生肖,十二星座转出我们十二张脸。

邵杨:特奇怪的是,以前给我的感觉,弹古筝的要很优雅,都是长裙子,白色头发,很古式的感觉,但是这个可以看到,头发特别的奇特,是你吗?::

周健楠:是我。

邵杨:那是短头发。

周健楠:他是把头发全盘起来以后,这边戴了一个很大的发饰,我这样侧着的时候还是比较神秘的,很酷的感觉。

邵杨:很有意思,这个创意,把这样一个特别优雅感觉的琴和很现代化的服饰结合。

周健楠:我们的制作团队,包括我们的摄影师还有音乐制作人都是欧洲来的,他的视觉里,我们想把我们的音乐做成国际化的,他认为,这是他思想当中很神秘的东方。::

邵杨:你们从学琴到表演经历过无数次的演出,穿这样的服装是不是第一次。

V12:绝对是第一次。

邵杨:美吗?

周健楠:挺美的,但是很痛苦。

蒋瑾:我们要穿很高的鞋,你看着的是一个外套,里面穿着春天的衣服,不是那么舒服。

周健楠:背着耳脉,衣服做的特别紧。

蒋瑾:穿上这套衣服不能吃饭。

邵杨:这就是痛,我们看到外表很光鲜美丽,但是你们不能吃饭。

张琨:开场的时候还得摆出各种造型。

蒋瑾:记动作,记谱子,记位置,有一些变化的位置。

周健楠:我们以前演出都是音乐剧的形式,这一次有剧情了,动作来讲,必须为这个剧去服务,顾及的东西特别多,我们没有学过表演,而且摆动作,一般跳舞的人,演戏的人比较在行,我们觉得挺新奇的。::

邵杨:对于你们这些乐手来说,摆造型或者是表演是不是难一点。

周健楠:其实你习惯了那个氛围就好了,但是刚开始就会觉得特别别扭,因为你自己还没接受它,它没有变成你的时候,你德智体肯定是不够协调的,时间长了就好了。

邵杨:我们一说民乐就想到古代,很优雅,你们这种形式跟现代东西结合在一起了,把你们之前的东西完全打破了。

周健楠:每个人性格是不一样的,我们造型也不一样,我们的造型师也特别棒,通过观察,通过每个人演奏,你弹的是什么,你的气质他做了一些东西。

邵杨:根据你们的外型。

张琨:还有性格。

周健楠:妆也是一样,我是性格比较开朗,他给我塑造的感觉比较大气,王琳就是特秀气,妆特别干净的那种。

邵杨:她就是比较中国风的那个。

蒋瑾:我们这里边的柔美型的。

张琨:这个是我。

周健楠:看那张感觉特野性,感觉以前在她身上没发现这个特质。

邵杨:这样抱着一个琵琶,真的是很野性,我找一下你好了,是这个吧,也很酷。

蒋瑾:我的头饰是三个蝴蝶。

邵杨:我看到你们穿的鞋根都非常高。

张琨:16公分。

邵杨:你们的个儿都很高了。

蒋瑾:服装设计上挺费心思的,他觉得女孩儿,像模特在台上要显高显瘦的,就要踩着高跟鞋。

周健楠:我上台哪一天膝盖都是弯的,我不习惯穿那么高的鞋,他那个是绝对高度。

蒋瑾:我们在彩排,20号有一个新闻发布会,她是这个队员里非常刻苦的一个,我们在最后的一首曲子是牛在的歌,是比较欢快的,要有一些舞蹈动作,她在排练的时候,特别刻苦的在跳,休息的时候她还在练,等再彩排的时候鞋根断了,幸亏不是演出的时候。

王琳:有一只脚的断了,其他的人都特别高,我就特矮。::

邵杨:你们彩排的日子虽然有一些辛苦,但是还是满快乐的,因为有12个姐妹在一起。

周健楠:有各种想不到的笑话,搞专业的人可能更能理解,有的时候刚彩排进来一个特别怪的音,怎么回事,大家都笑了,可能调儿错了,对于我们来说太可笑了,太怪了。::

邵杨:你们在演奏的时候,可能我是观众,我听不出来。

周健楠:可能也会听出来,特别怪异的声音。

邵杨:能不能跟网友说一下,我知道你们之前都有各自的,因为3月份刚签过来,之前都不是在V12的。

周健楠:我们三个是从女子十二乐坊过来的,她是从小女子十二乐坊过来的。

邵杨:你们的实力是了得,你们三个人搭配起来还是很好的。

张琨:我们在一起八年了。

邵杨:我看到你们是01年的时候加入女子十二月坊,今年3月份加入V12乐团,你们之前认识吗?

张琨:这个圈子其实还是挺小的,我们之前还都是挺熟的。

邵杨:你们以前在这个圈子是不是已经很有名气了。

周健楠:就是演出的机会多一些,我们在以前十二乐坊的时候,到现在,我觉得我们在一块儿磨合不会那么长的时间,就是因为我们之前已经很了解了。::

周健楠:我们的时间会稍微短一点,我刚才说的是音乐上,制作人,因为我们的制作人是老外,有时候他的想法跟我们是有出入的,刚才讲痛并快乐着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东西,大家可能想象不到,很多首音乐民乐部分是我们自己创作的,刚开始快逼疯了,我们当时问制作人,你为什么不能你写出来,他说因为在国外,如果你是职业乐手的话,我给他写谱子,他都不愿意用,因为那不是他想表达的,他给我们音乐的概念,四分多钟,你想,他给你四个句子,像我们小时候做作文,给你一个中心思想,根据这个去发展,你要表达的淋漓尽致,不然的话就被别人淹没了,挺折磨人的。::

邵杨:你是弹古筝,他是弹琵琶,给你这样的中心思想,几个人在一起,弹出来的东西就会乱七八糟了。

周健楠:刚开始我们很担心这个,我能编我这部分,刚开始我也没有信心,我想我能吗,虽然都是音乐学院毕业的,当时我们受过的教育,我们是学过一点作曲,但是这不是我的专业,我的专业是演奏。即使我能把我自己弄得比较好,但是我能坚持四分钟都写得很好吗,或者我编完我那个,他编完他那个大家可不可以搁在一块儿,所以刚开始很折磨人,有时候我使劲的听音乐,想一个星期,才想到一个好东西搁进去之后。

邵杨:跟其他人碰撞不出来。

周健楠:或者我如果是先录音的人还稍微占一点便宜,我录进去之后他们觉得特别好,她还不能抢了我的戏,她还要有她的特点,相当难。

张琨:她古筝有一个人,二胡有四个,琵琶有两个,我有时候经常跟神经病一样,在床上躺到两点钟,忽然起来,这一段音乐应该这样,我就给我另外一个搭档打电话。

邵杨:你们会半夜起来弹奏吗?

张琨:不带指甲,我有过,半夜两、三点还在弹,非常小的声音。

邵杨:这种状态有多久?

周健楠:去年11月份,正式开始是今年3月份。

邵杨:你们试图过12个人在一起用这种方式演奏吗?

周健楠:以前没有过,以前是很小的一个片断,四个曲子里四个小节,八个小节,不是全乐器,是一人来一段。

邵杨:这次在一起排练,12个人同时即兴,得成什么样呀。::

周健楠:两个琵琶他们先商量,我跟低音商量,他们四个二胡同时排练,有的去录音的时候,监棚的时候,我有时候在外面听,我觉得这个不太和谐,再改,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进步,我发现我自己,原来每个人还有这样的潜力。::

邵杨:人就是这样,自己觉得不可以的事情,有人把你拽出来以后,就可以发现自己很厉害。

周健楠: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张琨:比刚开始进步很多。::

邵杨:你们喜欢这种形式吗?

周健楠:现在喜欢了,刚开始很接受不了,她崩溃的哭过,真崩溃了,她说我根本想不出来了。

邵杨:那时候想过退出吗?

张琨:没有,自始至终觉得加入这个团体。

蒋瑾:最后的目标就是成功。

张琨:被逼的那种感觉,压抑了好几个月,我一定要迸发出来,否则我就要疯了。

邵杨:你们没有去找管你们的那个人。

周健楠:吵过,很激烈的吵,他是一个德国人,是一个男人。

邵杨:你们之间语言上的交流呢?

周健楠:我的德语可以沟通。

邵杨:你代表其他的姐妹跟他吵架。

周健楠:他也能看得出来,她都哭了,能是快乐的吗。::

蒋瑾:她的压力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大,她把我们11个人的思想总汇一下,还不能特别直接的跟音乐制作人去反馈,还要很委婉的沟通一下。

周健楠:到现在也是这样,跟老外交流,我在专业上面,这样深入的是第一次,因为他是西方人,我不了解他们能承受的东西到哪一步,我也怕我会伤害他,他刚开始也小心翼翼的怕伤害到我们,但是我们大家还必须往下走下去,这个点怎么办。幸好时间长了,我们发现互相个性都挺好的,都特别直。

邵杨:就像有人说,人生就像路,这个槛过去了,磨合好了就好了,而且能碰撞出更好的火花。

周健楠:还是坚持。::

蒋瑾:我们的音乐制作人是维也纳,还有其他的很多包括德国、英国、日本的很多音乐家共同来创作这个音乐,他们对于音乐都特别的执着和热爱,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这一点非常重要。

周健楠:比如说我们一首音乐的底子,先做小样,然后再上面录民乐,发到欧洲,四个棚,有四个不同的制作人,在上面把他们的想法创作好了搁上去,分发四个不同的地儿。我们当中有很多曲子的弦乐部分是维也纳交响乐团,老指挥家编的,每个音乐传回来以后跟我们当初的想象完全不一样。因为它是通过四个地方的人,可能十几个音乐家,弹吉他,打鼓,他们听到了以后,弹他们的东西,我们真的是整个国际制作。::

邵杨:我觉得你们是不是这样觉得,外国人对中国的民乐更加关注一些。

周健楠:他是对中国文化的一种关注。

蒋瑾:音乐其实是无国界的,任何一种音乐形式都是在这个社会中不断的创新发展,创新发展就势必会淘汰,但是你不能害怕淘汰就不接受这种外来文化,V12的风格就是西方古典音乐和中国传统音乐相结合的世界音乐,也刚好符合了时代的需要。

邵杨:时代在变迁,每个时代都有它的代表性,中国的民乐也面临着改革的推动,就在你们这些人身上。

蒋瑾:多样化特别好,古典就是古典,现代或者是怎么样,因为我们需要吸取很多养分,真的是这样的,而且音乐不是只有一种的。

邵杨:你们经历了这么多,对于你们自己来说,不光是在技术上,还有音乐的理念和想法上是不是也进步了很多。

周健楠:我个人觉得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邵杨:加入V12简直是太对的选择了。

蒋瑾:我们从来没后悔过。

邵杨: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有这样的缘分走到一起,有什么样的筛选过程吗,以前一些团队都需要一些筛选,面试,过几关这样。

周健楠:除了那几个小的以外,后来进来的,大家知道我们七个人是同时过来的,音乐制作人他之前就关注我们,他觉得能合作是更好的事,我们也觉得,主要是很国际化的制作团队是吸引我们最重要的一个东西。::

张琨:一个新的挑战,一个新的梦想,每个人都会不断的超越自己,挑战自己是自己最大的梦想。

邵杨:你们在之前的领域上已经可以完全的驾驭,可能再过来这边会有新的不一样的地方。

张琨:新的挑战,我们就想去尝试。

邵杨:给你们另外一个心情。

周健楠:人有的时候想去进步或者是超越真的是太难了,如果有这样一个机会我们真的想去尝试,至少要往这方面努力,看看我们能走到哪一步,但是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

邵杨:你们现在已经排练的差不多了。

周健楠:对,我们6月20号有一个新闻发布会。

邵杨:那时候演奏的跟人间四季没什么关系?

周健楠:不,是这当中节选的四首曲子,到时候会有新加坡使馆的人,还有请了150多家媒体,他们都觉得这个想法特别好,因为这个形式,音乐剧的形式,还有当天新闻发布会上的时候,跟这个造型是一样的,我们换三套衣服,给人一个视觉上的冲击。::

邵杨:很遗憾我那天没有去,我觉得很高贵,而且很典雅。

周健楠:至少是一个很神秘,想让你去了解的。

邵杨:其实今天我知道四个人过来,因为古筝是没法带过来的,琵琶也有一点困难,所以今天有人带了二胡到这里,是不是能让我们先睹为快一下,听一听,应该是独奏了。::

邵杨:那就有请王琳,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听人拉二胡,要仔细的听一下。

王琳:我就拉一小段,拉一首《良宵》。::

周健楠:王琳是现在中央音乐学院在读的研究生。

邵杨:她是你们这里最小的吗?

王琳:是。

邵杨:当时你加入进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你还在读书。

王琳:我是04年进入了小女子十二乐坊,跟这些姐姐们,我们平常也经常有沟通和交流,就有这么一个机会。

周健楠:我们以前还是在一家公司,现在也还是。

王琳:经常有沟通和交流,正好让我赶上这个机会,因为我的年龄还有其他的差距不是很大,就过来了。::

邵杨:你们有了这样的缘分在一起,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们说了这么多,包括V12还有人间四季的事情,我和网友也了解了这样的情况,你们每个人能不能讲一下你们当时学音乐的历程,小时候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现在一些小孩儿家里让学钢琴,学画画什么的,你们是什么样的经历?

张琨:我是小时候差不多六岁多,正好我那会儿是在河北廊坊,妈妈认识少年宫的一个老师,是弹琵琶的,我妈想小姑娘,因为我小时候特别活跃,我妈妈说应该学音乐,当时也没想作为特长,学了一段时间老实说真的很好,让我到北京中央音乐学院找到李光华老师,我父母要放弃一天的工作,我要放弃一天的学业,带着我每个星期跑一趟北京去学习,很苦很苦。::

邵杨:你们家里为了学习都注入了很多心血。

张琨:我们每个人小时候学音乐都是有辛酸血泪史。

邵杨:我特别对二胡比较关心一点,我有同学小时候学过,但是他有断档,因为一开始噪音是没办法。

蒋瑾:拉不好就像杀鸡,我是六岁开始学,我父母比较喜欢,尤其我爸爸,以前他会拉小提琴,他希望我从事艺术音乐,小时候学习跟他的辛路历程差不多,我比他们好一点,我考上附中以后,14个人一个宿舍,一说起来都哭,小时候学琴少不了挨打,我一次也没打过,我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幸运的。我父母是比较讲道理的,他跟你们讲道理,告诉你以后通过学习音乐对你以后有什么帮助,一直在灌输这个思想,所以他是以德服人的。::

邵杨:后来你爱上二胡了。

蒋瑾:确实是,一开始特别逆反,不愿意练琴,看到底下小朋友在玩,我为什么要这么痛苦呢,为什么要学这个乐器呢,很逆反,后来学习到四、五年以后,之前是我爸爸每天晚上牺牲了他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要看我练琴,学到四、五年以后,我把我爸推出去了,你不要听,我自己去练,这个时候是真正的爱上了这个乐器。::

邵杨:你们家人现在也是满欣慰的。

周健楠:挺幸福的,从小弹乐器,后来你还可以用它去表达你自己,到现在,我们三分之二的时间,甚至更多的时间都是跟乐器,其实就已经变成了我们自己的一部分了。

邵杨:你是几岁的时候开始学的。

周健楠:我是八岁弹的古筝,我上小学的时候唱歌特别好,教唱歌的那个老师很喜欢我,推荐我学琵琶,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喜欢,我爸爸有一个朋友,他是弹古筝的,有一次到他们家去玩,我弹古筝的时候,太好听了,我回家跟爸爸说,我不想弹琵琶了,我要弹古筝。我爸爸当时跟我说,弹古筝是你自己要学的,那你学了就不许放弃,可是说实话,当时古筝是钢丝弦的,现在的茧子都是很老了,刚开始是起血泡的,弹了一个月就不想弹了,我跟我爸说要不然我不想学了,但是我爸说你没机会了,你怎么开始的,将来必须要有一个结果,所以我很感谢我爸。那会儿我们大家都是,他是每个星期六下午,我的乐器很大的,那时候哪有现在家家都能买得起车,我爸爸用自行车拴着那个古筝。::

邵杨:琵琶和二胡随便拿一个东西拎着就走了。

周健楠:筝就立在后面,包括比赛都是一样,挺不容易的,但是我很感激。

邵杨:讲起你们的成长史比普通的人辛苦很多很多,因为你们每个阶段都有这样的故事,王琳呢,王琳比她们都小。

王琳:我其实小时候学得还是挺五花八门的,最早的时候是在少年宫学过一段时间体操,天天单杠什么的,很辛苦,然后我就不干了,后来六岁的时候学了半年电子琴,这个时候父母就想找一个钢琴老师,让我正规一些学,这个时候也是一个机遇,碰到了一个歌舞团的老师,他是拉二胡的,在我家那边挺有名的,他觉得我的条件还是挺好的,我父母觉得搞艺术学什么都一样,就跟他学吧,就这样从此走上了这条路。::

邵杨:是不是学同样乐器的人共同点会多一点呢?

王琳:对。

邵杨:你们两个拉二胡的,会不会平时交流会更多一点。

蒋瑾:对,我们二胡组经常一起开个小会。

邵杨:你们十二个人就你一个人是单着的。

周健楠:这样比较好,没有异样的声音,我自己说了算。

邵杨:你们这样的团队应该有一个队长。

张琨:就是这个,她是队长,我们十一个人都交给她了。

周健楠:她们把最苦最难的事交给我,我去办,我就是一个垃圾筐,他们把垃圾倒给我以后,经过消化以后,我想怎么去解决。

邵杨:你们8月份就可以去演出了,现在应该是很期待。

周健楠:应该是8月20几号。人间四季音乐剧这种东西是第一次展示给别人,不知道大家是不是很喜欢,真的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王琳:这是一个新生事物,不管大家对我们的评价是好是坏,我们一定会100%的努力,希望能做出好的成绩。

邵杨:反响大一点,在国际上引起一波巨浪。

蒋瑾:人间四季是一个音乐剧,音乐剧的形式有很多的内容,说的就是人生,四季人生就是一种人生态度,我认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四季,每个人的精彩,我相信每个人都能创造出自己精彩的四季人生,人间四季音乐之旅会带领你寻找出自己的人生四季。::

张琨:其实就是希望大家在闲暇之余,如果觉得这种形式很新颖的话,大家就能过来看一看。

邵杨:其实现在人的生活水平照以前提高了很多,可能对于事物的欣赏也慢慢的在提高,不光是电影电视很多方面,包括乐器上,我相信这场演出可能会轰动一下,会让大家看到我们从来没有看到新鲜事物的诞生,今天也很高兴在这里见到四位美女,气质也非常好。节目快结束的时候,你们是不是跟我们的网友也说点什么呢?

周健楠:首先我特别喜欢你们TOM的这个标,来之前我就说了,它特别的醒目,希望喜欢TOM网的人也能够接受我们V12,喜欢我们V12,谢谢!

蒋瑾:多多支持TOM网,多多支持V12。

王琳: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们,多来TOM网。

张琨:希望大家能多关注人间四季音乐之旅。::

邵杨:之前没有收看我们节目的人,还有了解V12的网友们,一定要关注V12还有新加坡的首演,我也很期待你们全球首演非常的顺畅,非常的成功,赶快回到中国进行巡演,中国的观众就可以看到,我代表TOM网友希望你们开开心心,开开乐乐,在你们的音乐旅途上找到属于你们的天地,预祝你们首演成功,谢谢,本期节目到这里结束,拜拜!::

相关热词搜索:12

上一篇:《梁祝》纪念活动 陈钢:那个年代纯情不可再现
下一篇:69名民乐高手角逐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