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胡教学 > 正文

二胡教学的实践与探索
2009-10-31 23:21: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二胡作为中国民族器乐最具代表性的乐器之一,并深受广大民众的喜爱,这与自刘天华先生把它从“民间状态”引进到大专院校,并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专业二胡教育工作者们近70年的开拓、创新、发展是分不开的。
  二胡的创作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越来越趋于专业化,各种高难度技巧的出现,丰富了二胡的演奏技术。不
  二胡作为中国民族器乐最具代表性的乐器之一,并深受广大民众的喜爱,这与自刘天华先生把它从“民间状态”引进到大专院校,并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专业二胡教育工作者们近70年的开拓、创新、发展是分不开的。
  二胡的创作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越来越趋于专业化,各种高难度技巧的出现,丰富了二胡的演奏技术。不同层面、不同风格、不同体裁和题材的作品,又使二胡的艺术表现力更丰富多样。为了更好地体现作曲家的创作意图,培养高水准的演奏人才,把优秀的作品呈献给社会大众,教师的作用和责任是至关重要的。
  一首二胡作品从作曲家的书面创作,到演奏者通过表演呈献给观众,我认为教学这一环节起着“上传下达”的重要作用。教学是一个繁复、巨大而又精细、具体的工程。一首乐曲如果没有具体的技术规范和方法要求,就无法奏出悦耳动听的声音;而只有干净的音质而没有情感的表露就不成其为好的音乐。所以,教学中必须两者兼顾、缺一不可。有些人只追求单方面的技巧训练,而忽略了艺术修养,结果曲不动人,苍白无力;而不重视技巧的提高,又会使人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遗憾。
  本人在从教近二十年的实践中体会到二胡教学主要由演奏方法、演奏技法、处理手法及艺术表现四大方面组成。从表面上来看,前两者属于“技术”范畴。而后两者属于“艺术”范畴。这两部分又是互相左右、血肉相联、不可分割的。
演奏方法。
  演奏方法是一切器乐演奏最起码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如果方法不正确,将直接影响到演奏无法继续进行下去。
  二胡的演奏方法,首先要把左右手的运动力求把握在贴近自然状态中。从理论上讲要合乎人的生理机能、做到合理自然、放松通顺、规范协调。
   1. 合理自然。就是指每一个动作要从自然状态中找出合理的理论依据。例如右手运弓,就要求肩膀、大臂、胳膊肘、小臂、手腕、手指各部位的运动,就象人平时做伸展或摆动动作一样,不能单独强调某一关节或部位的单一运动,它必须是一个协调、统一的整体,每一个部们位都不能僵硬也不能软弱脱节,应该把自然的力量通过上述各部位一直传至持弓的手上,然后通过力度与速度的协调配合,作用于琴弦的磨擦,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这力度与速度的调节就需要按节奏所规定的快慢、以及音乐内容所提示的情绪、意境、奏出相应的美的音质。力度过大、速度过慢,声音就会嘶哑、干瘪;而力度过小,速度过快,声音就会轻漂、虚弱。
   2. 放松、通顺。是指肌体及关节在相对松弛的基础上,自如随意地完成所要做的动作。例如右手持弓,一般人会犯僵持的毛病,以为弓子就必须用死力去握住,其实,持弓就象拿毛笔写字一样,手心要空、指尖点住,只要手指能拿住毛笔使之掉不了就可以。正如“执笔在指,运笔在腕”的道理一样,绝不必死捏住笔杆。只要持弓是僵硬的,声音肯定就不会通透,动作看上去也就不会顺当。有人会担心这样力度会不够,其实,声音的大小是整个右手自肩而生的自然力传到手指尖,把弓杆自身的重量落在琴筒上,调节运弓的速度,使声音饱满扎实。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运弓的速度做前提保证,纵然手上再用力也不会发出声音的。
   3. 规范、协调。是指用最简省的动作达到应有的效果,一分力能做到的,就不要用十分力,能走直线就不走曲线。例如左手的按弦和换把,首先要在双肩平直放松、胳膊肘下沉的自然状态下,小臂与胳膊时呈∨字形抬至相应的高度,(按每个人手臂的长短和手指的大小调整好千金把位)就像端杯子喝水一样自然,手型呈自然的圆、空、松的状态,手指自然弯曲,按指之前的抬指动作,手指要保持弯曲原样抬起,手指尖追着琴弦走,不必把手指尖伸开,这样既费力、费时又不简省,更重要的是每个手指按完之后要有落在琴弦上的感觉,不能压、捏,否则,快速按指时将达不到相应的速度。换把同样也是这个道理,首先,虎口不能捏死,上下换把时手腕动作不宜过大,大指不能乱动,应该使整个右手的胳膊肘、手腕成相对一个整体,自然顺当地上下移动,这样又简便,而且换把的音准把握性也大,否则,就象一段一米长的距离,本来只需在直线的基础上两步就可到达,反而左右摆动划一个S型,其结果是“出力不讨好”。
  所以,合理自然、放松通顺、规范协调的演奏方法,不光是初学者应该掌握的,也是演奏生涯中时刻不可忽视并应及时调整的最基础、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方面。
演奏技法
  二胡的特点象其它弦乐器一样,左手按弦、右手运弓、两个手分别操作完全不同的程序。(不象钢琴或扬琴)这就形成了其左、右手截然不同的技法。左手属于上下运动,而右手则属于左右运动。
   1、左手:二胡的左手技法主要利用除大指之外的其它四个手指在琴弦上的交替起落来完成旋律的表达。它不可能奏出象钢琴一样的和弦,也奏不出象提琴一样的音程。因为二胡的弓子固定在两根弦的中间。所以,它属于单旋律乐器,(当然,利用弓杆也可奏出五度音程但这不属于正常情况)。虽然只有四个手指在运动,就好象音符只有Do Ri Mi Fa Sol La Si 七个音,却能演释出如此丰富的音响世界的道理一样,二胡的左手技法也是简单中蕴育着复杂的组合,其核心和关键的问题是按弦技术。
   按弦:二胡是无指板、无品相的乐器,左手按弦的力度既不能过轻也不易过重,轻了会使音质不纯、声音不实;而重了则会使音色发暗、声音发死。所以这适中的按弦就要求演奏者掌握一定的技术规范。如前面“规范、协调”一节中所述,左手手臂的高度、手型的状态、以及按指的放松和抬指时手指的集中收拢,都要把握在合理、规范、协调、统一的范围之内只有这样没有人为的多余的力量和动作,才能达到手指的灵巧及音符的清晰度。
   揉弦:是二胡左手技法中最具感染力和表现力的技法。它的运用能使单一平直的音符变得圆润、丰满,并能使喜、怒、哀、乐的不同情绪,通过浓、淡、重、轻的变化更充分地展现出来,使音乐更生动、更深刻。
   揉弦的种类很多,而最常用的,也最能体现二胡极似人声般的音质的是滚揉。滚揉是在原来按弦的基础上,通过手掌带动手指各关节,尤其是指尖的上下滚动、均匀屈伸,形成以准为轴,含高含低、连绵不断,从而改变琴弦有效振动面的长短而形成的一种揉弦方法。揉弦应按乐曲的速度去调整揉弦幅度的大小和揉弦频率的快慢,以及手指压力的轻重。总之,要音波均匀,振动充分。尤其要注意的是,在旋律优美、情绪平缓的情况下,揉弦要揉到底,这一点很重要。有些演奏者在一个音上,掐头去尾,只揉中间一部分,这样旋律的感觉会给人一种断断续续不连贯的印象,尤其在短音符里,这种毛病就更容易出现。所以,练习时应引起足够的重视并加强训练。虽然滚揉是最常见的揉法,但它并不能包罗万象,适应于任何乐曲,尤其在表现二胡很特有的悲哀、愁怨的情绪以及各地区民间风格的色彩时,它的深度和力度显然无法表达这类乐曲的原貌。所以,要按不同乐曲的内容、情绪、风格的需要,巧妙的使用压揉和滑揉等不同的揉法。
   换把:是为了适应和配合旋律发展的需要而产生的一种技法。旋律线条的上下起伏,音乐内容的丰富多样,音域上不可能只局限在一个八度之内,有时情绪和意境的营造,要求在同一根弦上奏出统一的音色等等。所以说换把是丰富音乐表现力所必须掌握的技法。换把时除了右手各部位的放松协调、连贯统一、自然顺畅之外,还应按不同的换把音程掌握一定的尺度和相应的提前量,以及换把之后弦距的变化,及时伸张或收缩手指的指距,以确保节奏的严谨和音准的精确。同指换把的连贯性;异指换把的干净度;以及借助空弦换把的把握性,要求演奏者在训练中加以区别并合理的运用,使旋律的表达自然通畅。
   2、右手:如果把二胡的演奏比喻成说话,那左手就象是每一个字、词、句甚至方言和语种,而右手则决定着语言的轻、重、缓、急以及语气上的抑、扬、顿、挫。
   表面上看右手的技巧就是一个弓子左右运动的状态,可它在音乐表现中所起到的作用却绝不是如此简单。运弓动作的幅度——长短;速度——快慢;力度——强弱,都将直接影响乐曲的节奏、速度和力度,更重要的是音色上的刚、柔、深、浅、浓、淡、亮、暗等变化,更是二胡演奏无限追求的目标。所以说右手运弓是二胡演奏的灵魂。
   运弓主要分长弓、分弓、连弓、快弓、换弦以及颤弓、顿弓、抛弓等技巧。
   长弓:顾名思义是指在弓子可利用的长度超过二分之一以上的范围内,并在相对慢速的情况下用全弓来演奏。其方法如上述:“放松、通顺”一节中所述,关键在于右手各部位的协调、统一。而运弓的“平”、“直”、“沉”,则是其最基本的要求。“平”是指弓子的角度要始终保持在贴满琴筒的基础上. “直”是指弓子在左右运行中一直靠近琴杆不要偏离这一轨道,“沉”是指弓子自身的重量自然地落在琴筒上,而不要高高悬起。这“平”、“直”、“沉”不单单表现在表面上的规范,而重要的是声音能自始至终保持纯正,统一的音质。否则就会出现干瘪、虚弱的声音。
   分弓:是在中速情况下每弓只奏一个音的一种弓法,它是长弓的“缩影”——时值短、弓段相对小,如果长弓技巧掌握得不好,那么分弓时弓子不平稳、拉推弓不一致等现象,就会导致声音一强一弱、音质一实一虚的毛病。因为节拍时值相对缩短了,所以在各种节拍的
组合时,弓子的长短也会有所区别,但音量却要保持相对统一,不论是前八后十六,前十六后八、切分音、还是前半弓、后半弓,以及拉弓与推弓,都需要手上的力度与弓速、弓段合理及时地加以调整,以达到声音的相对统一。
   连弓:是指一弓内奏出两个或两个以上音符的一种弓法。通常一弓内奏几个音,就要将弓子均匀地分成几份去运用。其实连弓的奏法与长弓和分弓没太多的区别,而左手按指的节奏感和时值感则更为关键,实值性的不同则是连弓奏法中的里、外弦换弦和换弓时,因为连弓奏法很多都是在密集性音符,旋律走向呈连绵不断的态势下的出现的。为了保证抒情,歌唱性的旋律,换弦时应巧妙地借助手臂的调节,使里、外弦平稳地转换,不能因为里、外弦不同的用力方法,生硬地奏出痕迹,换弓时也要连贯平稳,以保证音乐线条的优美抒情、华丽流畅。
   换弦:是连接旋律必然产物和重要手段,它是指从一根弦交替到另一根弦的一种奏法。在旋律组合和音乐表现上分连弓换弦和分弓换弦以及快速换弦和慢速换弦。换弦首先要根据里外弦不同的用力要点和运弓感觉,通过手指对弓毛、弓杆的控制和手臂的辅助调节作用,力求从换弦的角度及声音上相对保持一致。并根据不同的换弦组合,运用手指主动、手指与手腕结合,手腕与小臂结合以及大臂主动的不同方式。
   手指主动——多在慢速换弦和换弦频率不快以及连弓换弦的情况下,要求过渡自然、平稳连贯;手指与手腕结合——多在快速换弦和连续交替换弦时,要求声音干净、颗粒清晰;
  例1:
   手腕与小臂结合,要求时值均匀,弓平音纯;
  例2:
   大臂主动——要求里处平衡,拉推一致。
  例3:
   只有将各种不同的换弦方式熟练掌握,并在乐曲中自如地运用,才可能使旋律衔接自然流畅连贯。
   快弓:多表现轻松、愉快和火热、激动等情绪。从速度上看通常以每分钟120拍以上的速度称为快弓。但它不只是一般分弓的加速形式。演奏方法上应从大臂带动小臂和“外展”“内收”的慢长弓方式 ,变成主要以小臂为主,时关节与之形成反向运动的状态(就象扇扇子一样 ),手腕既不能 故意左右加大动作,也不要紧张僵硬,而是要与小臂统一协调,自然松弛。快弓技术不过关往往不单在右手。因为右手在掌握了正确方法和要领之后,在空弦上演奏还是比较容易掌握的,而左手手指的连续交替、换把、大跳等高难度技艺就出现了双手配合的问题,这就要求左手下指的“点”要对上右手换弓的“点”,只有双手的“点”对齐了,才可能奏出准确、清晰、富有颗粒性的快弓效果。
   另外,顿弓、颤弓、抛弓、跳弓等技巧,这些虽然并不是二胡演奏中的主力技法,但在乐曲表现中经常起到变化情绪、转换色彩以及特定形象的作用。所以也应加以重视、逐项掌握。
  
  三、处理手法与艺术表现
  正确的掌握演奏方法和熟练的运用演奏技法是二胡演奏的基础保证,而一首乐曲由演奏者呈现给观众的是一个完整的艺术品。通过指法上的揉、滑、滚、打和弓法上跳 、飞、抖、顿,把乐曲所提示的思想内容、时代背景、人物形象,特定意境,不同情绪以及风格特征等方面,演释得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打动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首先要从整体上抓住乐曲所表现的内容和不同段落的情绪变化,按旋律的走向,节奏的组合及一般规律,明确弓、指法。不同的弓法、弓位、弓向的运用,所表现的情绪也截然不同。连弓——多表现抒情优美的旋律;快弓速、大力度的分弓——则表现豪迈、坚定的情绪;极慢的长弓——表现恬静、平缓的意境;前连后分——则突出线与点的对比,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强拍拉弓,弱拍推弓——则强调呼吸的起伏,使旋律有一种自然的律动。
  音色的刚、柔、浓、淡对于表达乐曲的思想内容、情绪、意境,起着画龙点睛的重要作用。二胡的本质音色极似人声,优美华丽。在表现歌唱性旋律时,运弓要流畅,按指要轻柔,充满美感。而在表现慷慨激昂、豪迈奔放的情绪时,则用刚健浓烈的音色,演奏时应运弓开阔,力度饱满,按指与揉弦富于弹性而有力。在表现委婉、细腻的情感和徐缓安静的意境时则用柔美轻淡的音色,运弓要平稳连贯,揉弦要均匀徐缓。表现悲愤激动的情绪时,则用浓厚、粗犷的音色, 运弓要强而有力,揉弦要充满压力。表现哀伤、幽怨的情绪时,则用浓郁而深沉的音色,运弓要似断似连,强调语气,揉弦要慢而稳,变化多端。
  风格是乐曲内容所特定的民族特性和地域特点。音乐的地方风格与各地方言、民歌、戏曲甚至风俗民情、水土气候等方面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要想更好、更准确的表现各地区的风格,就必须有深厚的直接或间接的生活基础。广泛学习,深入研究,对各民族、各地方的音乐语言,有一定的辨别能力和表达能力。这地方音乐语言的具体表达方式就是左手的滑音、打音等装饰音手法。滑音的大小、快慢,打音的疏密、浓淡,就直接关系到韵味是否纯正,和地方特点是否浓郁。只有深入学习,大量积累,才可能可能自如地表现出江南音调的婉约秀丽;陕北乐风的朴实浓厚;蒙古族旋律的辽阔舒展;新疆风格的粗犷豪情;古典乐曲的典雅;民间曲调的明快……。
  处理手法和艺术表现的好坏,还需要演奏者在音乐修养、艺术趣味、审美趋向和知识结构等方面进行完善。全面提高综合素质,并在每首乐曲中全面地、具体的加以诠释,才能达到感人至深的艺术效果。下面通过两个实例,具体地把上述四个方面综合的加以运用,使之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
   例4《江河水》的引子。
   旋律以散板式的结构,表现了一种突闻悲噩后的撕心揪肺般的哭嚎。按照音符的组合形成了三个乐逗和一个尾音。乐曲是从带有上三度装饰音的里弦空弦“mi”音上开始的,此处应做到声音未出情先到,充分酝酿出一种悲怯、贯之以神、见之以情地爆发性的情绪奏出第一个音头,随之弓子马上做一个弱处理,然后再渐强到上四个度的“la”。紧接着再推到上四度的“re”。这三个四度跳进不仅在力度上层层渐强,而且还应在速度上把握好一个比一个的紧凑感,并以渐弱的手法奏完第一个乐逗。虽然第四个音“sol”又是一个上四度关系,但此处却处理成呆滞的效果,既与第一句形成反差,又为继续推进埋下伏笔,渲染气氛,而这第二乐逗的节奏应更急促一些并以一种强保持音的姿态嘎然而止,同时深深呼吸,使第三乐逗开始再次重复的“mi”音强而有力。然后音势的走向出现一个哭泣般的甩腔并重重地落在四指压揉的“do”音上,借势连续下行再次落在里弦最低音“mi”音上并做强收处理,而最后一个尾音在深呼吸之后,违背常规地不以强力度慢慢渐弱的做法出现,反而以音头之后马上弱下来,伴之打音由慢到快,而弓子也由弱到强,然后换成推弓后再自然渐弱下来,意犹未尽地结束引子段落。
   这个引子段落可以说是全曲情绪的浓缩精华。如果处理上平平,就会使全曲索然无味,而在这短短的十几个音符中,充分运用弓法上的先强后弱、先弱后强、强音音头、呆滞色彩的直音以及饱满的全弓音和左手的先不揉后揉、先揉后不揉、滚揉、压揉以及揉弦上的幅度大小和速度上的快慢等手法,把乐曲所赋予的情绪、情感、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以《第一二胡狂想曲》王建民曲为例。
   乐曲采用“狂想曲”的形式,以单乐章多段体的结构,通过丰富的和弦转换以及多种不同主题音调的运用,同时又以云南少数民族音乐素材为背景,结合近代的作曲技法而创作的一首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强烈的时代气息的二胡佳作。炽热的情感,绚丽的色彩,为我们描绘出一幅祖国西南边疆的旖旎风光和节日欢庆的壮丽画面。乐曲充分挖掘和拓宽了二胡演奏的技术范畴和音乐表现力,进一步为二胡演奏现代风格的乐曲作了有益的探索并提供了更广阔的领域。
   引子部分:以散板的形式,在高音区用弱力度的方式开始,描绘出一种幽静神秘的画面。随着几组变化音的展开,旋律出现一个小高潮,用左手拨弦来演奏,而且音区用在二胡的极限音:“do”音上,演奏时注意调配双手的力度。既要情绪饱满,又要音质纯净。紧接着在高音区以四个音为一节拍单位连续下行,演奏时要注意高音区手指的移位和变化音的音准,最后四个冷音要奏出深远的意境。
   第一段在A调上以6/8的节拍奏出优美抒情韵味十足的旋律。演奏时运弓要流畅,句法要清楚,体会6/8拍子的内在律动,尤其要注意16 17小节的节奏要准确。
   例5:
   27小节带起拍的这一过渡段,要注意3/8与4/8的节拍转换,要奏出2个小节一组的自然起伏。35小节的连顿弓技巧要清楚奏出轻快的感觉。47小节这一过渡段,是3/8与2/8的组合,速度要逐步推进。53 54与55 56要奏出和弦转换时的色彩变化,62 — 73这12个小节的段落,要充分展现出二胡柔美的音色,把歌唱性的柔板奏的甜美、醉人,接下来的大段冷音,要明亮、纯净给下面的快板段落做一个充分的铺垫和对比。
   84小节开始的8个小节和100小节开始的20个小节这两个段落,用较自由的中速演绎出两种各具特色、对比鲜明的音乐形象,尤其是后者的100小节开始的两个琶音和弦的色彩变化,演奏时要在速度上有松有紧,华丽飘逸,最后的一个变化音上行音阶,要渐强渐快地推出最后五个饱满的四分音符,结束本段。
   例6:
   123开始的快板段落,要充分表现出一种骠悍的舞蹈场面。运弓既要有弹性有要富于跳跃性,注意谱面上的临时升降号及还原符号的交替进行。
   例7:
   151这一紧打慢唱式的开阔旋律,要展开来表现,运弓饱满并富于韧性,左手的揉弦要
多变化,三个乐句各在不同的调式上游移,但又紧密相关,形成绚丽多变的色彩,极具韵味。
   191这一段,在二胡不常用的bA调上进行,借用了123的素材,在前者的基础上加花变奏,并在尾部的198转成G调,用抖弓的技巧把乐句推向下一段。紧接其后是8个小节的弓杆击琴筒的伴奏乐句, 2115个小节的连续十六分音符把音乐推到5/4拍子的F调上的用抖弓演奏的小三和弦6 1 3 的不同组合,变化了的4个小节旋律,注意每小节第三、四拍上的滑音奏法。紧接着转到D调上的变化了的上行音阶,3个小节之后,进入强力度的主属音的不断重复,这里作者运用了6/8、5/8、4/8、3/8、2/8五种节拍的变化,把本来很单调的两个音变化得丰富多彩。演奏时要求及时准确地转换节拍,抓住重音,并且要注意倒弦时双方配合要准确,过弦干净。
   例8:
   14个小节的间奏之后,二胡在C调上奏出10个小节优美的广板旋律。要求线条流动,充满美感。然后进入散板,这段以“re”音为中心,反复变化。旋律的走向、速度的松紧以及乐句的动态都是波浪式的,演奏时要自由、洒脱、华丽、流畅。
   接下来的左手指甲轮刮空弦以及右手拍击琴筒的技巧运用,意在模仿打击乐的效果,充分展现节奏的动感,强化舞蹈的特性。
   最后的大段快速段落,不论情绪还是技巧都是全曲的高潮。66个小节的连续十六分音符,从低音区开始,音区一点一点地上升,情绪一层一层地递增,一气呵成,气势恢弘地把热闹的场面推向高潮,辉煌地结束全曲。本段有大量的变化音,音区跳动很大,强弱对比鲜明、要求演奏者认真读谱、细心慢练、反复琢磨、精益求精。演奏时快弓要富有颗粒性,左手音准到位,双手配合准确,过弦干净,情绪饱满力度变化的幅度对比明显,要奏出锐不可挡的气势。
   本曲运用了七个调并大量运用变化音和临时移调等技巧,这在音准上就要求演奏者认真对待,节拍上变化复杂,要准确地掌握各种节拍的重音和内在律动。风格上要适应这种变化音很复杂的表现手法,旋律线条要优美激情、快弓要干净利索。总之,此曲难度较大,但通过练习,一定会对演奏者的全面素质有一个很大的提高。
   综上所述,二胡演奏的成功与完美,是多个方面因素所组成的,需要不断在学习与实践中积累、提高。通过演奏方法的正确规范、演奏技法的熟练掌握以及处理手法与艺术表现的独到完善,才可能最终达到心手双畅、声情并茂、真实自然、神韵兼备的艺术境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二胡班二胡教学工作总结
下一篇:浅谈二胡的颗粒感及其演奏方法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