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胡论文 > 正文

民间音乐家孙文明的二胡艺术
2010-01-01 23:23: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运弓及定弦方面均有其独特之处。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1952年,孙文明辗转到了奉贤县南桥镇(当时属江苏省松江专区,今属上海市),入赘于一位双目失明的潘姓算命先生家,遂易名潘旨望。从此,生活才稍得安定,并为他以后进行的创作提供了较安定的条件。

  运弓及定弦方面均有其独特之处。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1952年,孙文明辗转到了奉贤县南桥镇(当时属江苏省松江专区,今属上海市),入赘于一位双目失明的潘姓算命先生家,遂易名潘旨望。从此,生活才稍得安定,并为他以后进行的创作提供了较安定的条件。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五十年代,孙文明演奏于江南一带。据不完全统计,他当时演奏的曲目丰富多彩,已达一百六十七首。除了演奏自己的作品,他还大量演奏曲艺音乐、戏曲音乐、名歌小调等,尤其善于演奏评弹和锡剧。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1959年六月,孙文明应聘到上海民族乐团讲课。半年之后,又应上海音乐学院之聘,授课一年半。1961年九月,孙文明返回了奉贤县。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也许因为曾在上海民族乐团和上海音乐学院讲过课,孙文明此时已经不愿意再去茶馆演奏,收入骤然减少。1962年春,他年仅四岁的儿子隐患麻疹而夭折,使他已经沮丧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创伤,加之原有的肺病日益严重,咳血不已,最终医治无效,于同年12月13日不幸病逝,终年才三十四岁。

  孙文明一生创作了大量的二胡作品。所有作品都是他生活体验和艺术经历的真实写照。

  1951年春,《弹乐》创作完成。这是孙文明糅合了江南丝竹和评弹音乐创作的二胡曲。 

  1952年,孙文明创作了反映他一生困苦生活的二胡曲《流波曲》,此曲被视为作者的代表作。 

  同年创作出《四方曲》,这是汲取京剧及粤曲的某些音型和节奏特点而创作的。孙文明一边漫步街头,一边演奏这首乐曲,以吸引观众来欣赏,所以叫《四方曲》。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1956年12月,孙文明参加了江苏省民间音乐舞蹈汇演,演奏了《四方曲》及《志愿军胜利归来》一曲中,孙文明将军号声、列队、操练、唱军歌等特殊效果用二胡模仿的惟妙惟肖。 

  入赘潘家后,孙文明生活略微安定,1956年,他参加江苏省民间音乐舞蹈汇演获奖,1957年,为表达作者对民间艺术受到重视的感激之情,创作了《人静安心》。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1957年春,孙文明创作出《送听》。他在街头卖艺,但是技艺精湛已自成一格,所以乡镇的茶楼也聘他坐堂表演,以招徕顾客。不少茶客也并不完全为品茗而来,到是为了欣赏孙文明的琴艺而上茶楼,听毕就离席而去。孙文明为了表达自己对知音的感激之情,从江南丝竹、广东音乐这类小型的丝竹乐队中得到启示,创作了这首热情欢快的乐曲,在做堂演奏结束时演奏,寓意欢送听众,故名《送听》。 

  同年,再一次演奏练习中,弓毛上松香即将耗尽,胡琴发出了异常的音色。孙文明大为诧异,经过较长时间的探索,终于领悟到在运弓时控制弓毛摩擦琴弦的力度,便可以获得这样的音色。他把这种演奏方法命名为“托丝”,“托丝”的演奏方法奏出了类似洞箫的音色,他用这种独特的技法于1957年10月创作了二胡曲《夜静箫声》。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1959年,孙文明应邀去上海民族乐团讲学,开始接触钢丝弦二胡,6月创作了用钢弦二胡演奏的乐曲《春秋会》。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1960年春,孙文明又创作了表现农村劳动竞赛场面的用钢弦二胡演奏的乐曲《昼夜红》。 

  孙文明的音乐创作从民间音乐中汲取了很多养份,但他决不刻版的承袭、模仿前人的成就,而是在接受传统熏陶的同时,形成了自己的音乐个性和风格。孙文明的作品充满着质朴清新、洒脱隽逸的情韵。个性和风格是艺术成熟的标志,也是以一定的技术特点为前提的。我们剖析一下孙文明的作品,可以发现他的作品在技术上和手法上有着若干与众不同的特点。 

  用弦变化的特点: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孙文明是在二胡乐曲的创作中用弦变化最多的人,他的二胡作品以定弦为标准大致可分为四类: 

  一、五度定弦。《流波曲》、《四方曲》、《春秋会》等曲为五度定弦。《流波曲》是5—2弦,定音为e—b。《四方曲》是5—2弦,定音为f—c。《春秋会》是6—3弦,定音为g—d。 

  二、八度定弦。《人静安心》、《送听》为八度定弦。《人静安心》是2—2弦,定音为c—c。《送听》是2—2弦,定音为d—d。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三、不用千斤的五度定弦。《弹乐》去掉原有的千斤以五度定弦。1—5弦,定音为d—a。 

  四、不用千斤的八度定弦。《夜静箫声》一曲就是去掉原有的千斤,采用八度定弦。1—1弦,内线高音为f。全曲都用内弦演奏。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由此可见孙文明再创作中用弦的独创性。另外,他还是在五度定弦的二胡曲中将二胡定弦定的最低来创作和演奏二胡曲的人。他的代表作《流波曲》的定弦是e—b,我们所见过的定最低的二胡曲是阿炳的,《二泉映月》,定弦为g—d,而《流波曲》比《二泉映月》还要低小三度。这可以证明,《流波曲》是到目前为止五度定弦的二胡曲目中定弦最低的乐曲。 

  不用千斤的特点: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孙文明是我国自明代以来,唯一用轸子作千斤来创作二胡曲的人。

  二胡的发展演变,是从明代才有了千斤,孙文明对这一点是不知道的,他在对二胡音色的探索过程中,去掉千斤是一个创新之举。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轸子作千斤,是孙文明二胡作品中最突出的技术特点。孙文明善于演奏卡戏,在实践中还汲取了三弦的演奏手法。孙文明在创作《弹乐》一曲时,为了达到模拟琵琶和三弦的效果,在演奏技术上进行革新,去掉了原有的二胡千斤。琵琶和三弦的定弦都比二胡的空弦长,音色也低沉浑厚,通常的二胡演奏要想获得类似的音色是困难的,而孙文明采取不用千斤的方法却获得了理想的效果。

  所谓不用千斤的方法,实际上就是以二胡的外弦轸子当做千斤来用。在上弦时,内弦都以顺时针方向绕在轸子上,但是内弦在经过外弦轸子时,不经过外弦轸子的外侧,而是经过内侧,与外弦平行而下。经过琴码后,拴在琴筒底端。这样就形成了比用普通千斤的二胡更为宽广的音域。最低音可以低一个八度,与琵琶、三弦的音色相近。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边拉边弹的演奏特点:

  孙文明在去掉千斤演奏二胡后,模拟三弦的演奏效果,能够一边拉弦一边拨弦,并能够演奏不同的音程。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是什么原因使得孙文明的二胡艺术有着如此丰富的艺术创作和技术革新呢?孙文明艺术风格和技术特点的形成本文将从吸收、借鉴、创新方面论述。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孙文明虽然是个盲人,可是他非常善于吸收和借鉴。在他成长的过程中,接受无形的民间音乐教育是没有任何模式和规范的。这便促使他日后的创新没有任何约束。对于所听到、接触到的音乐现象,孙文明又能够常常思考和揣度,从而最终巧妙地借鉴并融汇到二胡之上,充分展示出了二胡的表现力,仅这一点,就能体现出孙文明独具匠心的音乐实践和体悟。 一日,孙文明去听京剧《借东风》,发现京二胡和京胡的配合定弦不同,但色彩变化丰富多彩。于是便决定要试验一下新的定弦。在回店的路上,边走边思索,不慎一跤跌入路沟,受了轻伤。返回客店后,随意临近午夜,但是他仍潜心研究,并将《三六》一曲转到不同的调上来演奏,发现空弦音的色彩变化的确是十分丰富的。这段经历,最终促使他在二胡乐曲的创作中,采用了多种定弦方法。

  或许是受城市音乐文化的影响,对于深受传统民间文化熏陶的孙文明来讲,不论是新的音乐现象,还是传统音乐,他都能够拿来为我所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孙文明所使用的乐器一直是丝弦二胡。1959年,他到上海讲学后,开始接触钢丝弦二胡,并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日日研究,忘我实践。很快便创作出用钢丝弦二胡演奏的乐曲《春秋会》。接着,又创作出了钢弦二胡曲《昼夜红》。从使用丝弦演奏到使用钢弦,这在他的演奏生涯中,不能不说是一个重大的转变。这种转变一方面不仅丰富了他的作品特色;另一方面也拓宽了孙文明的演奏风格。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关于孙文明善于吸收、借鉴、创新,通过对《弹乐》一曲的素材分析,便更加能够得到证实。 

  《弹乐》,创作于1951年春,这是孙文明创作的第一首二胡曲。由于他深谙评弹音乐与江南丝竹,因此乐曲中就体现出了融和江南丝竹与评弹音乐为一体的音乐内容。 评弹,苏州评弹的俗称,是流传在江苏南部和浙江杭嘉湖平原的著名曲种。演唱时多用琵琶、三弦伴奏,音调优美而富有弹性。孙文明常年流浪卖艺于苏南地区的经历,使他在创作时,评弹曲调信手拈来。 

  《弹乐》开头的弦律,就与评弹《潇湘夜雨》以及《珍珠塔》中的《看灯》有着密切的联系。接下来的乐句与弹词牌子曲《离魂调》的过门也有联系。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江南丝竹是我国著名的民间乐种之一,广泛流传在江苏南部、浙江西部及上海等地。曲调优美动听、精致细腻、朴素流畅,具有浓郁的江南乡土气息。《弹乐》中有多处曲调系由江南丝竹《三六》发展而来,所以又名,《三六》。在乐曲中,孙文明又大量使用了江南丝竹的加花减字手法,使江南丝竹与评弹音乐的因素在乐曲中相互渗透,相互辉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原则贯穿全曲。 

  提到中国二胡,人们就必定会提到两个名字:刘天华、阿炳。相比之下,对孙文明的研究却少得多。有人对他的生平及作品进行研究和论述,但对作品产生的背景、应用技术及其形成过程所涉及的论述却极少,希望通过拙文能有一些填补,并给想了解、演奏孙文明作品的同仁一个参考。

  孙文明是将技巧与音乐二者关系协调的最好的典范。他的二胡实践,对二胡艺术的发展有很大的启发作用。尤其在传统音乐风格的传承、创新和探索方面。值得深思的是对于传统音乐风格的传承、创新和探索方面,在我们的传统音乐教育中是否很好的得到贯彻呢?

  记得在我上大学时,有一次中国音乐学院为接待韩国音乐家安排了一场音乐会。音乐会中我演奏了一首根据小提琴曲移植的二胡独奏曲《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听完我的演奏,一个韩国人笑着对我说:“我觉得你在拉小提琴。”当时我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尽管借鉴小提琴的技巧对于二胡技巧的发展有推动作用,但是我想技巧复杂、“二胡像小提琴”不是我最终追求的目标。我的理想,是追求鲜活的且有生机的民族风韵。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孙文明的技巧创新获得优异的效果。技术是服务于音乐的,它是为了达到艺术效果必须的手段,其目的,就是为了丰富艺术效果。技术的翻新复杂,永远只是通向完美艺术境界的桥梁。孙文明的作品中技巧的革新、演奏的难度,从不给人以夸张炫耀、极端西洋化之感,这是因为他的作品中渗透着和饱含着中国传统民间音乐的底蕴。技巧越复杂,民族风格越浓郁,技巧的复杂与民族风格的突出成正比。通过技术的革新突出传统的精粹,这就是继承与创新的关系。这也是通过对孙文明二胡艺术的研究探索,得出的结论。 

  探讨孙文明的二胡艺术对二胡艺术的发展以及民族音乐的发展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二胡艺术的发展创新,必须要符合二胡的风格特点,也就是他的民族属性。通过研究孙文明的演奏、创作特点,证明演奏技巧的复杂与创新,与乐曲的内涵和乐器的民族属性是相辅相成,不可偏废的,要将二者有机的结合起来,在坚持特色的基础上,借鉴其它艺术的精华,才能使演奏与创作有生命力。

  参考文献: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1《民族器乐》 袁静芳 人民音乐出版社 1987 

  2《孙文明二胡曲集》 周皓 吴赣伯 香港书局 

  3《中国乐器图鉴》 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研究所 山东教育出版社 

  4《说唱艺术》 张鸿懿 中国音乐学院 1991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5《二胡曲选》 中国音乐家协会 人民音乐出版社 

  6《中国民间器乐曲集成》 上海卷 人民音乐出版社 

  作者介绍:梁聆聆 著名二胡演奏家,中国音乐学院国乐系教师,二胡硕士,中国音协二胡学会理事,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胡琴专业委员会理事,在众多国际国内大赛中获奖。 中国二胡艺术网http://www.erhuart.cn

相关热词搜索:孙文明

上一篇:【散文】二胡几根弦
下一篇:烟花巷尾声声慢 大雅之堂满江红——对百年二胡艺术三次跨越的探讨--《艺术教育》2006年05期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