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胡论文 > 正文

二胡情结
2010-03-30 18:51: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中国民乐中,二胡恐怕是普及率最高的乐器。一个竹筒、一根短木、一块蛇皮、几须马尾,加上两条细弦,就能制作一把二胡。说它是平民化的乐器一点也不过分。然而就是这样一种极普通的乐器却演奏出让人如痴如醉、心灵颤动的乐曲。它不需要华丽的妆点,也不需要刻意的张扬。它能在市井、乡村百姓的朴实中,引吭高歌,音韵缭

中国民乐中,二胡恐怕是普及率最高的乐器。一个竹筒、一根短木、一块蛇皮、几须马尾,加上两条细弦,就能制作一把二胡。说它是平民化的乐器一点也不过分。然而就是这样一种极普通的乐器却演奏出让人如痴如醉、心灵颤动的乐曲。它不需要华丽的妆点,也不需要刻意的张扬。它能在市井、乡村百姓的朴实中,引吭高歌,音韵缭绕;也能在华灯四放的舞台上,以独特美妙的乐音和旋律,让观众为之倾倒。

小时候我眼中的二胡充满神秘感。印象最深的是我家附近一位上了年纪的盲人,他拉二胡不仅乐曲动听,而且在两根弦上能演奏出大锣、镗罗、板鼓的声音,惟妙惟肖,连大人们都啧啧称奇。上高中时班里有一位同学拉得一手好琴,是市中学生艺术团成员。下午放学以后,我们几个同学常常拽着他拉几曲。拉得最多的是《光明行》和《病中吟》。两首曲子,一首热烈欢快,让我们上天;一首婉转悲切,让我们入地。

一度时间对二胡十分着迷,也支拉支拉学过,但终因缺少天赋加上毅力不足,学无成果。然而对二胡曲依然情有独钟。一次在浙江山区采访,初夏的雨淅淅沥沥,把满山的竹子洗得愈发苍翠。我们几个人沿着青石铺就的竹林小径,蜿蜒而行。走着走着,一阵二胡的琴声飘飘而来,忽而高亢,忽而低吟,忽而悠扬,忽而婉转,其间还夹杂着声声鸟鸣。多么熟悉的乐曲——《空山鸟语》。我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循声四望,那琴声是从山间一户农舍里传出的。此时此刻,置身在细雨霏霏的竹林里、曲曲弯弯的山径上,聆听这优美的琴声、鸟语,你不醉也得醉。

 至今,我收藏的CD中,二胡演奏曲为数众多。其中百听不厌的是《二泉映月》。当轻柔、甜美、略带一点点忧伤的旋律如雾飘起,我的眼前仿佛呈现出江南麻石雨巷、板桥霜月间,瞎子阿炳蹒跚而行的背影……。这位身世凄凉的民间艺术家,给我们留下了传承万世的乐章。

 对二胡的钟情,使我养成一种习惯,每在街上遇到路边拉着二胡“乞讨”的盲人,或是非盲人,我一定会在他们的铁盒子里放些钱,而且心里决没有“施舍”的念头。我想,他们并不是在乞讨,而是在用琴声向人们倾诉自己的人生,是在用琴声给人们带来一点欢乐,我们的付出不过是应给的报酬。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散文诗——二胡
下一篇:我与二胡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