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胡论文 > 正文

惟有老梅标致别——赵寒阳二胡独奏音乐会侧记
2010-09-30 17:52: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闲花野草斗青红,一若冰霜扫地空;惟有老梅标致别,岁寒时节自春风———元代文学家王冕的《素梅》,以对比的手法突出梅花的高雅风姿和君子品质。   9月25日晚上,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教授赵寒阳在桂林百姓大舞台举行独奏音乐会,喜庆的红色唐装,精神抖擞神采奕奕,虽近花
    闲花野草斗青红,一若冰霜扫地空;惟有老梅标致别,岁寒时节自春风———元代文学家王冕的《素梅》,以对比的手法突出梅花的高雅风姿和君子品质。

  9月25日晚上,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教授赵寒阳在桂林百姓大舞台举行独奏音乐会,喜庆的红色唐装,精神抖擞神采奕奕,虽近花甲之年、须发灰白,与年轻人一起合奏却不显丝毫老态,恰似老梅。他的胡琴声仿佛老梅飘香,香醉了全场。

  赵教授祖籍江苏,8岁学二胡,1977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留校至今,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二胡学会副会长、全国二胡专家委员会委员,曾多次出访许多国家演出和讲学。他的艺术传略被选入《中国音乐家名录》、《世界名人录》、《跨世纪人才丛书》以及英国剑桥大学《世界名人录》等典籍。

  在桂林的音乐会上,赵教授演奏了《豫北叙事曲》、《三门峡畅想》、《闲居吟》、《红梅随想曲》等二胡经典曲目。他诠释时全身心投入,将听众带入音乐营造的意境中。他准确把握乐曲的氛围,《三门峡畅想曲》有火一样的激情,展现水库的壮观和观者的自豪感,《闲居吟》则是悠然闲适,蕴含对事业的思虑及未来的憧憬。

  名家名曲,每首乐曲最后一个音符消失之时,便是热烈的掌声爆发的一刻。赵教授征服了桂林观众。中秋佳节已过三天,但有悠然的胡琴声做伴,好像仍是过节的况味。

  中场休息时赵教授接受采访,表扬听众素质好,现场保持得比较安静。这是他第一次来桂林,处处留下了好印象:夜游两江四湖,觉得非常精致,各式各样的桥很有特点。“早就听说桂林山水美,有机会来看看,觉得比想象中的更好。”更让他高兴的是,白天在象山公园游览时看到了几个拉二胡的人,同行相惜,更觉亲切。

  赵教授执教鞭多年,出版二胡教材和专著33部,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演奏录制了大量的音像制品,为我国的二胡教学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他告诉记者,现在听二胡、学二胡的人越来越多,每年好几万人考级,他也开了考级班。

  几十年来,赵教授最得意的学生是自己的女儿———赵元春。9月25日晚上,赵元春也来到音乐会现场演奏了两首曲子,神态雍容,琴艺精湛,不输乃父。父女俩交相辉映,令人感叹。

  赵元春2001年获“天华杯”全国二胡大赛一等奖,2004年在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举办独奏音乐会,得到音乐界的高度评价,成为活跃在音乐舞台上的一颗闪亮的新星。2008年她考上中央音乐学院研究生,并问鼎政府文化艺术最高奖项“文化艺术院校奖”的二胡金奖和国际最具知名度及公信力的中国民族器乐比赛———台北民族器乐比赛的二胡金奖。

  “我女儿确实在二胡界很优秀,获得的金奖在二胡界不多见,可以说是年轻一辈当中数一数二的。”采访中说起女儿,赵教授不吝赞美之词,但话锋一转,就露出了严父的本色。

  “我想让女儿接我的班,她4岁学钢琴打底子,5岁学二胡到现在,吃了很多苦,小时候挨了我不少打,如今她拉得比我好。”真是严师出高徒,有心栽花花开也灿烂。

  赵教授说,拉二胡拉了一辈子,年轻时把二胡视作生命,拼命练技巧,年纪慢慢上去后,眼光放得更宽,开始注重提高国学修养,琢磨中国传统文化的韵味,对演奏大有裨益。他希望现在学二胡的孩子除了掌握正确的方法、提高手指的技能外,别忘了加强学习中国传统文化。

  音乐会最后,是赵寒阳和两江四湖女子乐坊的杨晖、杨漾合奏《赛马》,三人激情无差,长者老而弥坚,品尝着岁月的果实,走在年轻人前面很远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如何给孩子选择合适的二胡教师
下一篇:二胡学习中乐感与音色的训练如何看待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