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板胡遗音—怀念艺术板胡的先行者张长城先生
2011-07-11 20:19: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著名板胡演奏艺术家张长城先生离开我们已八年之久了,可他那清晰透亮的板胡之音,时而还在耳边回荡,让人不由得怀念、回味、遐想与深思。
    他的去世很突然,使人难以置信。我当时写的一首诗中有“噩耗乍响难相信
    著名板胡演奏艺术家张长城先生离开我们已八年之久了,可他那清晰透亮的板胡之音,时而还在耳边回荡,让人不由得怀念、回味、遐想与深思。
    他的去世很突然,使人难以置信。我当时写的一首诗中有“噩耗乍响难相信,何忍诀别就此分”的句子,抒发了我我那时的惊讶之情。不久,其夫人侯杰由京来陕专门送我一盘录音带,说是留我作纪念的。该盘转录了长城先生自1955年至去世前所收录的10支板胡曲目。虽然音响质量很差,但对我来说,却是求之难得的。由于已成绝响,就视其为宝物珍藏,时而听听,倒也觉得十分亲切,这是因为他也记录着我们长期交往的情谊呵!
回想我28岁时为他写过一篇万八字《路是走出来的》有关板胡发展的长文,在《陕西日报》发表,由于他一直将这张报纸保存,不料在“文革”中还救了他一命。因上边载有他父亲(张醒初,民主人士,时任陕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秘书长)的有关历史,助他过了“查出身”的难关。此后,他每每提起,总感激不尽。于是,或在北京、或在西安聚会,谈设想,议创作,我们的交情便更广、更深的了。
    他就这么突然地“走”了,使我和他的朋友们都很悲伤,觉得中国失去了一位板胡精英,实在太可惜了。他是部队里一名普通的文艺战士,但也是1956年埃塞俄比亚“亚非青年联欢节”和1957年莫斯科“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两次金质奖章的获得者,是毛主席、周总理多次接见过的著名板胡艺术演奏家,也是一位还怀有宏大心愿、可为中国民族文化事业做出更大贡献的出类拔萃的人才。怎么就能这般匆匆地走了呢?于是,我只能在聆听他演奏的遗音中,寄托我的哀思,平衡我的心态,承受着种种遗憾的压力。那时所写的一首仿《四块玉》词牌的名为《听张长城板胡演奏录音泪赋》的悼诗(见本页本章下篇),就是在哀伤中听乐的实感,是一首用泪水浸泡着墨汁所写的的悲诗、哀词。
    最大的悲剧是,不知翻录了多少遍才保存下来的这些音响,未曾在早些时候予以妥善保护与出版。这是多么的凄惨哟!是再也无法弥补的损失哟!
    其中《红军哥哥回来了》、《秀英》等,还勉强可听。但用板胡演奏的刘天华的二胡曲《空山鸟语》和罗马尼亚的小提琴曲《云雀》、俄罗斯民歌《山楂树》等,已经严重消磁,无法再现其精美的了。而这正是为国争光、为民争誉了的“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的演出录音,岂不悲哉,哀哉!
    想到若再不设法保护,她就要彻底地“消亡”了,就要将这段50年代的光辉艺史彻底地“割断”了,出自对“遗产保护”自发而幼稚的思考,我用“再转录”的笨办法,将它糊弄到电脑上,再用电脑试制成视频音乐节目予以播放,企图通过博客向广大网友和板胡爱好者展示,借以留住这段被许多人已经忘却了的历史。
    诚然,现在板胡后继者并不乏演奏这些优秀曲目的高技人才,但何能代替板胡先行者的探索足迹和板胡音乐的发展历史呢?没有“前车”,那有“后鉴”?正如阿炳、刘天华的二胡技艺那样,其“三十年代”的史学价值,恐怕与从清、明、元、宋以至倒回到唐、汉、秦、周时期的艺术一样,都有着各自的价位吧?
    历史不可再生,也不可遗忘,音乐史亦然。若保护下来,或于教育、教学,或于借鉴,传承,都是极有价值的。
我特借此呼吁:中央、地方各有关音乐传导媒体,能有英明的领导者、痴心的热心者或保护文化遗产的勇士,在有关上级部门的支持下,可在他们的资料库里,将张长城先生和其他为国争过光的人的这类音乐录音(相对的优质录音)资料予以妥善保护并整理出版,以免“人逝艺亡”、“断史绝艺”悲剧的重演。
    张长城是我国第一个把板胡搬上舞台进行独奏的人,因此他是我国艺术板胡的先行者和创始人,他与原野、刘明源有“三大板胡艺术大师”之美誉。研究、继承他的板胡艺术,对后继者和今后板胡艺术事业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为此,我特意把自己试制的他在“五十年代”的极其珍贵的演奏遗音视频节目,展示于此,请大家欣赏,并支持我对其“保护”的呼吁。
                                    2007.10.龙门书屋

相关热词搜索:张长城

上一篇:秦派艺术板胡的开拓者——吉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