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金钟奖二胡金奖得主、中国音乐学院选手 谭蔚
2011-11-30 17:59: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二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谭蔚被劈头盖脑地这么一问,突然楞住,继而眨着聪颖的大眼睛说:“二胡早已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为二胡而生,它是我一辈子不能舍弃最重要的东西。”眼前22岁的小妮子语如历事的智者,平静而肯定。

  从上届金钟奖比赛二胡银奖到本届终于夺金,谭蔚看得很淡然—金奖
  “二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谭蔚被劈头盖脑地这么一问,突然楞住,继而眨着聪颖的大眼睛说:“二胡早已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为二胡而生,它是我一辈子不能舍弃最重要的东西。”眼前22岁的小妮子语如历事的智者,平静而肯定。

  从上届金钟奖比赛二胡银奖到本届终于夺金,谭蔚看得很淡然—金奖不过是又一个起点。目前就读中国音乐学院国乐系研一的她,对走入博大精深的民乐之门兴趣昂然,二胡将成为她的傍依和鼓励,伴随着辛苦和喜悦一路往前。

  笨鸟先飞的执着

  谭蔚出生在湖南安江,一个偏远的地方小镇,“我们那里学音乐的风气不太浓厚,钢琴、小提琴很少有人学,学习民乐的人还相对的多一点。”6岁的谭蔚被爱好文艺的妈妈送往兴趣小组,从此与二胡结缘。与别的小朋友不同,谭蔚从不把练琴视为完成任务或是折磨,而是享受其中。除了上几十人的大课,谭蔚还拜师“开小灶”。“那时家里条件并不好,为了我学琴,父母节衣缩食买给我的第一把琴50块钱,到现在还保留着。”

  从小乖巧懂事的谭蔚讲父母的期望与心血搁在心底,以刻苦的练习和成绩来回报。每天练琴10小时坚持至今,她还谦逊地说是因为自己不够聪明,笨鸟先飞才能赶上同侪,若不是对音乐的爱从心而发,谁能坚持16年如一日。1999年,谭蔚考入中国音乐学院附中,开始了象牙塔里的二胡寻梦旅程。

  师如父母的厚爱

  那时候,中国院附中还座落在恭王府院内,几幢别致小楼,绿树繁花,学琴的辛苦在记忆里给都被诗情画意冲淡了。附中老师刘虹给予了谭蔚无微不至的关爱。刚到学校,谭蔚很多演奏手法都不规范,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一个把位一个滑音,都是一点一滴循循善诱。“刘老师总可意的把我的课安排在上午的最后一节,下课还拉着我一起吃饭,饭桌上也不忘对我教导提醒。”2005年,谭蔚不负师恩,以第一名的成绩保送至中国音乐学院。

  如果说刘虹老师如慈母般,那么大学的授业恩师曹德维教授就扮演了“严父”的角色。“曹老师堪称严师,但他对人一点也不厉害。他的严在于对我们的严格要求,如果拉不好琴,他并不会过多的批评,而是会紧盯着不放,只要有空都会检查。总之只要回课不合格,他就会追到你合格为止。。。。。。用曹老师的话来说:练琴要有精卫填海的精神。”曹老师不仅在专业上要求谭蔚精益求精,更教会她博采众长的学习方法。高胡、板胡、京胡、椰胡等都要精熟一二,“其中精妙只有贯通后才能领悟,不同胡琴演奏的乐曲或令人热血沸腾,或引人昂扬向上,或使人情动于衷,更让人如沐春风。”正是这些涉猎让谭蔚在复赛演奏《长城随想》第二乐章时拿准了京胡的韵味,助推了夺金的步伐。

  一丝不苟的锤炼

  中国音乐学院领导老师对于此次比赛极为重视,不仅在谭蔚随华夏民族乐团去台湾演出时安排单间创造练习的条件,还在学校新落成的国音堂组织了三次走台,次次严谨,环环模拟赛事要求。已是2007年金钟奖二胡比赛银奖的谭蔚,本次参赛满怀着自我挑战的勇气,勇气来自于领导和老师的肯定,来自与同学们的支持。

  强手如林的赛场上,谭蔚称自己赢在每一个音的锤炼上。“大家可选择的参赛曲目范围有限,平时都拉得烂熟于心,关键是如何用自己的诠释打动评委。”早在赛前8个月,谭蔚就开始准备。半决赛曲目《雪山魂塑》是一首带音画性质的单乐章协奏曲,为了对此曲的精雕细刻,谭蔚反复揣摩《长征组歌》,翻阅关于长征的历史,浏览影视资料。“拉琴的时候我眼前浮现的全是画面,两个抒情的慢板都是自己含着眼泪将曲目拉完,只有先让自己感动了,才能打动观众。”与终其一生寻找所爱而无收获的人相比,谭蔚称是个幸运儿,感激音乐为她打开了一个精神世界,拉琴都是带着幸福与热爱。爱乐之路茫茫无尽头,道路上辛勤求索的谭蔚相信定能越走越宽。

 
  “我为二胡所生”,凡是看到在舞台上的谭蔚的观众会情不自禁的为她“琴人合一”的意境所感染,湘女多情,情上琴弦,这就是谭蔚的湘情,这就是谭蔚的琴艺。
 
     《音乐周刊》记者:张欢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视频新闻:江西省二胡艺术中心成立(图)
下一篇:十一龄童技艺高最高乐府拉二胡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