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胡考级 > 正文

刘长福谈考级
2006-10-23 04:09: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刘长福(中央音乐学院二胡教授)
  
        考级活动为的是提高国民素质。古人讲“礼乐兴邦”,咱们组织考级也有这个含义在里面吧!按道理讲应该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从这些年的考级来看,从出现的问题来看,应该说是有大利也有小
刘长福(中央音乐学院二胡教授)
  
        考级活动为的是提高国民素质。古人讲“礼乐兴邦”,咱们组织考级也有这个含义在里面吧!按道理讲应该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从这些年的考级来看,从出现的问题来看,应该说是有大利也有小害吧!   

    我觉得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就是避嫌。具体讲担任考官的老师就不要再考自己的学生了。应该主动把学生调到其它考场以使考级公正。   

    问题之二:对“业余”这个问题的理解。业余不是水平低的同义词。我认为业余与专业的区别关键在是否以音乐做为谋生手段。所以对基本功,音乐上的要求应该是一致的,总要有一定的标准与规格。

  问题之三:虽然现在学琴的孩子非常多,考级也是声势浩大,但家长、孩子在考级、学琴的态度上还是应该采取审慎的态度。爱因斯坦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孩子一旦失去最好的这个老师,那么最能干、最有经验的老师恐怕也无能为力。家长、孩子还是应该把学习音乐当成一种爱好,而不应把它仅看成是打开重点中学的钥匙和大人们互相炫耀的资本,不要把家长的功利思想带进孩子的学音乐与考级中去。

  通过这几年做评委我也在考虑这样一个问题,孩子们不论是演奏还是认识上出现的种种问题,归根结底是教师的问题。我们的现状是除专业院团之外大部分的辅导老师都处在低层次、低级别的辅导上,虽然认真负责却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其后果可能是很好的“种子”还没“结果”就长歪了,专业院校也就失去了很多可造就之才,尖子生也出不来,毕竟专业院校没有那么大的精力从选“种”开始呀!所以,有关部门能不能开个这种班,请专业院、团的老师去辅导一下这些低层次的老师,在演奏的基本功方面,特别是教学法方面进行些辅导;是不是也能组织一些师资研习班以规范教学;还可以有些具体措施,如发上岗证等。这种普及性的考级活动应是音乐事业中的“第一棒”,4×100米接力赛不是把最好的都放在第一棒吗,教育也应该是这样吧!

     就二胡而言,不论考几级,最关键的是音准问题,把这一点解决好了,才好谈其它的。所以提醒孩子们在每一阶段的练习都要突出注意音准的问题,这也是弦乐器的难点所在。

相关热词搜索:二胡考级

上一篇:中国音乐学院的六级是哪些曲目啊?
下一篇:二胡考级“要决”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