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7日晚,著名二胡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宋飞女士与邹城市1000名学生一起参加了孟子乡音千人二胡演奏音乐会,为观众献上">
首页 > 二胡论文 > 正文

宋飞:二胡给了我很多向往(图)
2007-03-10 03:39:00   来源:   评论:0 点击:

screen.width-333)this.width=screen.width-333" border=0 isBlank="true" isSmallImg="true">4月27日晚,著名二胡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宋飞女士与邹城市1000名学生一起参加了孟子乡音千人二胡演奏音乐会,为观众献上

在新窗口中打开

4月27日晚,著名二胡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宋飞女士与邹城市1000名学生一起参加了孟子乡音千人二胡演奏音乐会,为观众献上了精彩的节目。演出间隙,她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找到了儿时拉琴的幸福感

  记者(以下简称记):为了到孟子故里——邹城市参加孟子乡音千人二胡演奏音乐会,听说你提前两天结束了在日本参加的中日21世纪友好委员会活动。

  宋飞(以下简称宋):是的。在日本听到邹城市的邀请,我特别高兴,真的没有想到在一个县级市能有这么多拉二胡的,我马上回来了。看着台下这么多孩子拉二胡,包围着我,我真是很开心。他们拉的旋律很美,听起来很亲切。我好像又回到了童年,找到了儿时拉琴的幸福感觉。二胡给了我很多的向往,都在指尖流淌。真心希望有更多的人热爱音乐,热爱二胡。   

  记:你的精彩表演也打动了孩子们。孩子们在现场大声喊:“宋老师,我们爱你。”

  宋:听到孩子们这些纯真的声音,我真的是激动不已。我是第一次来邹城,看到孟庙、孟府里的参天古树,那种沧桑而又平静的氛围强烈地感染了我,更是让我感受到了这里厚重的文化。

  民乐让人内心沉静

  记:民族音乐容易让人陶醉,又高雅,但却不如流行音乐火,这似乎有点尴尬。

  宋:民族音乐与流行音乐最大的区别就是娱乐功能,大部分民乐作品是可以让人内心沉静的,是陶冶人性情的,它为人提供了思考的空间。
  
  记:现在“女子十二乐坊”很受大家的欢迎,在全国各地十分走俏,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宋:“女子十二乐坊”商业性大,只是流行音乐以民乐作为载体走向娱乐文化的一种创新,流行音乐从民族音乐身上寻找到了新的营养和生命力。当然,这给民族音乐以新的思考。艺术要直面市场化的考验。文化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民族音乐需要发展创新。

  创新不能丢掉自己的东西

  记:民族音乐如何创新发展?   

  宋:民族音乐要创新,但不能标新立异,要务实,要把自己脚下磨平了,才不会摔倒,否则不仅会被摔倒,可能还爬不起来。

  创新不能丢掉自己的东西。我的父亲曾教导我,搞音乐一只手要抓向未来,抓住现代;另一手要抓向传统与民间,都不能放松。不爱好自己的就谈不上尊重别人的,不能急于学习别人而忘记自己本土的东西。当你走出国门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心中最喜爱的还是自己的文化,民族独特的东西。传统文化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是一种记忆,人失去记忆是很可怕的,民族失去对传统文化的记忆则更可怕。

  创新民族音乐,要有发自内心的真善美。首先要真,只有真实才能给人美的享受,有了真才有善与美。   

  演出、教学两条腿走路

  记:除了教学,你还经常到外地演出,演出与教学哪个重要?

  宋:我希望自己能两条腿走路,既有舞台实践也有教育传承。教学与演出是互动的、互促的。如果你只是教学,你会失去艺术的来源,失去与受众的交流;如果你只在舞台上演出,你会失去对理论的梳理,艺术水平很难提升。教学与演出是感性与理性的结合,可以互助。

  我每个星期要在中央音乐学院、天津音乐学院上30多节课,十分繁忙。但无论讲学多么忙,我都会尽量安排出时间到下面演出,哪怕自己辛苦一点。有人称我们是金字塔的塔尖,但支撑我们的是金字塔下面的基层群众,他们非常需要文化演出。民族音乐完全可以离群众更近些,邹城市这种活动就非常好。如果不关注基层,我们就会被架空。教育是一种传播,演出同样也是一种传播。   

  记:你受父亲的熏陶拉上二胡,打开了通向艺术的大门,你对女儿的未来有怎样的期待?

  宋:我的女儿已经4岁半了,我希望孩子将来不一定非要从事音乐,但要成为一个懂音乐的人。音乐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学音乐能开发情商、智商。懂音乐的人是善良的人,是有修养的人。

相关热词搜索:宋飞

上一篇:吴小芳谈儿童学二胡(转载)
下一篇:红梅绽放任飘香——访青年二胡演奏家于红梅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搜索